爱看书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卷八倚天屠龙 247章 指路人
    正文

    交叉而过的两条直线?

    这是什么意思?

    晓梦前辈的话让鹰缘不由一愣,随即整个人便反应了过来。

    他口中的飞鸟与游鱼便是平行的两条线,一者于天空,一者于水底,只能相望不能相守。

    事实上佛门中人有着不少的高僧在情之一道都有着自我的理解,虽然最后都要走到空之一境,但是这些和尚在情之一字上的造诣要远比普通人想象的更为深刻。造就这样的原因,便是因为佛在红尘中。

    反倒是道门中人相反。

    道门有太上忘情一说,有着天人合一之道,讲道之自然,万般皆道。

    游戏红尘和在红尘中打滚儿这完全是两种境况。

    交叉而过的直线……除去第一次接触的点外,那么剩下的时间里将只会朝着不同的方向奔去,再也没有汇聚的一天,直到世界的尽头,直到世界毁灭。除非时间轮回倒转,否则便再也没有再汇的一天。

    若说飞鸟和游鱼只是单纯的平行线,甚至只不过是暗恋,一如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双方本身便不在一个世界,那只是纯粹的平行,在最后也只是感动了自己。

    但交叉而过的直线则不同。

    鹰缘在这一刻明白了晓梦前辈的那种求不得的心态。

    那交汇的一点,是情之开始,却也是情之结束。

    “……”

    张了张嘴,在最后鹰缘没有说什么,只是双手合十,念了一声:“阿弥陀佛。”

    昂首。

    微闭着双眼,晓梦摊开双臂做了一个拥抱虚空的动作。

    眼角,不知何时已然渗出了点点泪珠。

    紫色的荧光点缀在面庞之上。

    脑海深处,晓梦来到了她自己的记忆最深处。

    那是——

    一个夏天。

    山脉连绵起伏,冷风不断的吹过,白色的雪花正在不断的飘落。那时的她年纪尚小,不知道为什么会在六月飞雪,那时年纪还不过六岁的小女孩又哪里知晓这些东西?她只觉得很好看,很美。

    在炽热的炎夏,突见漫天飞雪,又岂会不美?

    对任何人来说,那都是一场奇景。

    那时的晓梦当然不知道这是什么原因,哪怕是冻得瑟瑟发抖,也只觉得好玩好美,直到后来她才知道造成这种景象的根本原因。

    是武功!

    是剑法!

    是一套能够影响天象的绝顶剑法。

    被称之为雪花神剑。

    这是一套需要男女合练,是要通情达意的情人才能成就。

    那一天所见,晓梦后面才知晓那不过是雪花神剑的诞生之日。而后,雪花神剑传承给了雪女,在又一日重现天日之后,雪花神剑便被雪女彻底封印,只留下了秘籍,而不再修炼使用。

    晓梦瞧不起她,却也很羡慕她。

    而那风雪再也不美了。

    在第一次见到的六月飞雪中,不过孩童的晓梦第一次见到了那个男人。

    没有黑色面罩,没有黑袍遮身,没有头顶弦月。

    那时的她见到的是一个绝顶高人。

    是一个天人,是一个神。

    白雪赋予身,没有停留在身上,而是好似落进了火炉,整个化为白气在周身回荡。

    在年幼的晓梦眼中,她见到的是一个在风雪中腾云驾雾的仙神。

    福至心灵下,晓梦做了一件直到如今后悔终生的举动。

    下跪。

    拜师。

    是原来,是缘来,更是劫来。

    而后,那个男人似乎被吓了一跳,颇有些意外。

    他一路行来见到的是普通百姓对自己那种情况都是生怕遇到,恨不得提前避开。有害怕的,有担忧的,有恐惧的,有逃跑的,有跪地求饶的,甚至有拿着食物进行跪拜的。

    但从未有一个孩童会下跪拜师。

    一双大大的眼睛中,有着对未来的憧憬,对未知的向往。

    单一而又纯粹。

    没有成年人多样的心思,犹如赤子之心一样的纯粹。哪怕因为身上单薄的衣衫,在这突变的天气之下冻得整个人颤抖不已,冻的整个嘴唇都开始发青,女童仍然是睁着那一双亮堂的大眼睛,静静的盯着他。

    “噢?”

    “小姑娘你不怕我吗?”

    “不怕!因为你看起来就像太阳,让人感觉到温暖。”

    “是吗?我还是第一次被人这么形容。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晓梦!”

    “原来是你。”对于小姑娘所报出来的名字,男子似乎想到了什么,稍显意外,:“虽然你我有缘,但我不会收你为徒。道缘天成,你该是道门中人,是我的指路人。”

    “但作为你我相遇的缘分,作为未来的领路人,我会送给你一样礼物。”

    言罢,男子走上前,一指点在小姑娘的眉心,将自身处在的那种状况下身上多出来的某样东西直接传给了对方,刻印在了小姑娘的脑海深处。

    风雪过后,不见人影。

    独留一个不过七岁的女童晕倒在地。

    过了许久,重新清醒过来的晓梦一脸莫名,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晕倒在地,但重新醒过来的她也只是拍了拍身上的泥土,回到了家中。

    只是自此之后,晓梦的身上便发生了变化。

    不过短短一年的时间,晓梦天天做噩梦,人更是便出现了早衰的迹象,整个头发开始白化,自身更是出现了不可控的力量。

    这让晓梦在村子里遭受了极大的非议,满村子的人都觉得她遭受天妒,被天神背弃,是灾祸的源头,连带自己的父母都受到了极大的牵连。

    短短的时间里,晓梦见识到了人生冷暖。

    直到七岁多的时候,经历战乱后,村子整个毁灭殆尽,满村上下尽数被屠杀,只有她一个孩童留存。而后,她被路过的道门天宗中人收入了门下,拜入了道门,于八岁的年纪击败六位天宗长老,最后成为了北冥子的关门弟子。

    到了很多年后,晓梦才寻回了自己被封印的记忆,知晓了那个在梦中教导自己的那个男人的名字。

    岳缘。

    孽缘。

    一手让她登仙,却也是一手让她落入了深渊。

    ……

    这是一个故事,也是一个传闻。

    鹰缘的小眉毛几乎皱成了一团,小脸蛋更是挤巴在了一起。

    果然。

    自己最害怕什么,事情的发展往往会沿着这个方向疾驰而去。

    先前的担忧终究成为了现实,肯定了心头的那份猜测。

    只是那话语中的指路人是什么意思?

    这个疑惑在心中翻腾的时候,鹰缘确是问了另外一个问题:“前辈,当初的那个村子当真是毁于战乱吗?”

    “你猜!”晓梦笑了,笑容一如多年前孩童一般纯洁。

    夜,越发的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