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书吧 > 穿越小说 > 兰若蝉声 > 正文 第一一一章 累世忠良赚鬼手 满堂魑魅斗邪功(中)
    “我说!我说!我都说!

    不过,不过要想改变结果,现在不一定来得及啊!”

    “何出此言?”

    鬼手蒲留仙似乎是真得怕死,他知道事态紧急,讲起来也是简明扼要。

    庆云等人闻言,脸色立刻就变了。

    他们将鬼手绑起,与西门广大一起扔在二楼,然后便从小阁的密道中退走。

    这密道也是庆云清理阁楼时发现的,出口就在兵营外西门鱼市的一条暗巷里。

    花无忧知道这里定是李屏儿那贱人平日与西门广大幽会所走的通道,出门后还不忘回头再啐上几口。

    城中的气氛果然有些不同,该有守军处没有,不该有盘查的地方却有人当道,似乎真的出了大问题。

    庆云等人遮了面目,他们有花无忧引路,还有刚才从鬼手身上搜出的保义令牌。

    这块令牌拿出来,无论是保义军的人还是天宗的倒钩见之自然都会乖乖让道。

    众人一路来到元提府前,并未有什么阻挡。

    元提遇刺还未过头七,府中仍设灵堂,本应是一片缟素。

    可是此时屋中杀声震天,白绢上已经染满了血迹。

    蒲留仙果然没有说谎。

    淮济之间,有天堑别与中原,自古便有东夷割而据之,

    进可图青,徐二州,退可守鲁中崇山。

    观天下时局,天宗早就觊觎此地,想以之为立身之本。

    于是他们便挑动了南北两朝的力量,在这里博弈,搅出一片乱局。

    无论忽律还是保义,此时都已是他们彀中之物。

    只要吃掉这两支部队的精英,淮济之际,弹指可定矣。

    天宗在济南城的龙头,正是金光寺的主持达摩杀魔爪。

    他暗中将忽律的精锐放入城中,并且指点他们去攻元提府。

    这几日附近州郡的大员都在元提府上,

    只要将这些人控制在手里,莫说是济南城,这山东岂不是也任那萧宝夤来去纵横?

    萧宝夤自觉是得了个天大的机会,于是就挑在头七的第三天动上了手。

    可是谁知达摩杀魔爪转手又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呼延双鞭,

    保义因此早有布置,暗中设下层层埋伏。

    此时的忽律和保义内部,都有天宗的眼线。

    他们的任务就是大搞平衡,在忽律与保义的火拼中,谁弱便暗中放水,谁强便下黑手使绊子。

    直到两只老虎都斗成了病猫,最后这渔翁之利自然是天宗独得。

    就在庆云在码头审问鬼手的时候,这一场修罗无间在子夜悄然发动。

    庆云等人赶到的时候,双方其实才刚刚动手,但伤亡已是极为惨烈。

    花无忧一路询问,一路带着众人冲杀进去。

    现场是一片混乱,难分敌我。

    终于到了人声密处,庆云抬头一看,自己竟又回到了三日前蒙冤的现场。

    元氏子弟都被逼在元提殒命的小阁中,

    好在有元彧,元诞这些处变不惊的族人协调调度,又有崔彧等亲友团的护持,

    一群人且战且退,据险而守,暂作壁上观。

    方才已厮杀过数轮,仍在院中对峙的双方,

    一边是萧宝夤,阮七贤领衔的忽律与草莽,

    一边是呼延双鞭,宋氏双雄所辖的保义与官兵。

    忽律人数少些,又中了埋伏,因此已吃了些暗亏。

    祁山总瓢把子杜子腾已经被一刀开膛昏死在一边,济阴五虎的老四是娄阿暑也送了性命。

    但是呼延双鞭却也没有讨到什么便宜,

    官兵的阵型总能被找到缺口,被萧宝夤趁势杀了个七进七出。

    如果单论人员上的伤亡,保义的损失数倍于忽律。

    “现在怎么办?

    你们直接露脸的话,肯定会遭到围攻。

    这种情况,没人会听你们解释的。”

    花无忧担心地问道。

    “没关系,我们先想办法和元氏的族人汇合。

    他们一旦与我们和解,情势立刻不同。

    花校尉先过去想办法说服元彧吧,我看他像是个懂道理的。”

    花无忧认为庆云此言不错,于是拿起一包袱从西门处搜来的证物,直奔小阁而去。

    外围仍在激斗,那些官兵见这几名蒙面人是跟着花校尉来的,便也不多干涉。

    有那些不开眼的绿林小贼想上前找庆云等人麻烦,结果都被三拳两脚打散。

    那些绿林汉子本就人少,眼见这几名蒙面人都是硬点子,又没有主动出手的意思,便也尽量不去招惹。

    庆云等人索性捱在假山的后面,找了个视野开阔的位置,坐在山石上看起戏来。

    萧宝夤没想到今日保义的准备如此充分。

    他爱惜羽翼,不愿将弟兄们尽数拼光,于是便有意挑拨呼延双鞭单挑。

    那呼延双鞭也是火爆性子,正想着擒贼先擒王。

    两人一拍即合,就要动手。

    这时候立刻便有人出来拆台了。

    要是真的让保义或者忽律王见王,胜负立分。

    无论哪一方得胜,双方实力均还未有大损,天宗的人自然也没有把握一口吞下两只骆驼。

    “呼延将军莫要上当!

    此人就是存着侥幸,想要以小博大。

    您万金之体怎能只身犯险?

    这一阵就让贫道接了吧。”

    一人破众而出,正是前些日子登台相亲打擂的莲足居士。

    “嘿,有狐狸跳出来了。”

    庆云心中暗骂道。

    萧宝夤这边见呼延双鞭怂了,自然也有人将盟主拉住。

    阮七贤拍了拍萧宝夤的肩膀,

    “这人我前几日在招亲擂台上见过。

    他的功夫很是邪门,旁人怕是很难取胜。

    不过碰上我,他就算废了半个。

    这一阵由我来吧。”

    萧宝夤知阮七贤一向持重,不会无故出手,便点头允了。

    莲足居士自然也是天宗在保义内部的卧底。

    他虽然也隶属呼保义调配,但平日多在清河,

    因天宗攻略济南,便借元提做寿的名头入了城。

    他此时出头,只是单纯的想要架开呼延双鞭与萧宝夤。

    一看对面派出了个棘手的,便就做好了打不过就溜的盘算。

    莲足的祖传绝学有金刚不坏之能,

    他若想全身而退,又有谁能留住?

    只是众目睽睽之下,还是要和对方打上几招,不能输得太假,露了马脚。

    这两人一佛一道,上前唱过了礼,便搭起了架子相互瞪视,谁也不急着出招。

    最后终究是真打的阮七贤按捺不住,

    无量天尊一声道号响,

    两朵青云卷乾坤,劈头盖脸地向莲足压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