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书吧 > 玄幻小说 > 从执掌鸿蒙开始垂钓诸天 > 正文 第500章 莫名其妙又多了一把钥匙!
    “一直吃干粮乏味了,特意带着几个丫头来抓几条鱼儿稍微改善下胃口。”

    牧白也不隐瞒,如实道。

    “原来我们的目标一致,不过你好歹也是镇天宫的二代天骄,来抓鱼,却要依靠手上那几个临时编造简单的竹篓子,这种凡夫俗子的行为,也不怕被人笑话?”

    麒麟子目光看向了几个少女手上的竹篓子,似笑非笑的道。

    “你的意思是直接跳下去捞几条起来,这办法倒是不错。”

    牧白不以为意,道:“不过如今魔气笼罩整个秘境,这河流之中,说不准也隐藏着厉害的魔怪,这办法不是明智之举。”

    “以我的气运,想吃几条鱼,何须这般的麻烦?我只要站在河边,河里的鱼绝对会主动跳到我的手上。”

    麒麟子摆出一副施舍的口吻,道:“当然,区区几条鱼的话,我还是能给你们的,只要你低声下气的跟我道个歉。”

    “好呀…如果你真的能凭借自己的气运,让鱼儿跳上岸的话,我给你下跪磕头都可以,若你做不到呢?”

    牧白笑容越发的灿烂了。

    “若我无法让鱼儿主动跳上来,我当场下跪给你磕头如何?”

    仿佛颜面遭受到了亵渎,麒麟子面露怒容的冷哼道。

    “下跪就不用了,你身上不是携带了一把通往秘境的钥匙么?若你无法做到,那钥匙便当做赌注输于我,若做到了,那我便赠与你一把钥匙如何?”

    牧白脸上都是玩味之色。

    按照他的推算,如今麒麟子身上的天道气运已经消散的一干二净,开始走霉运了。

    绝对不可能真的再出现天上掉馅饼这种荒谬绝伦的事的。

    当然,退一步来说。

    哪怕对方的气运还没有消退,牧白还掌控了鱼跃龙门的异象,依然能掌控整条大江里的所有鱼类的。

    所以,只要麒麟子接受这场赌局,就意味着他手上的钥匙属于牧白的了。

    “你身上有钥匙?”

    麒麟子瞳孔微微眯起。

    “牧月身上有呀…就拿她那一把和你打赌。”

    牧白本想将身上的两把钥匙都拿出来,但转念一想还是忍住了。

    这两把钥匙,他打算抵达方寸山的时候,通过试炼的方式,名正言顺的赠与牧团团。

    因为前车之鉴,若提前给了牧团团,也不知道她会不会又赠与其他人了。

    “好,那便一言为定。”

    麒麟子眼里透出一丝笃定之色。

    见到彼此三言两语,就定下了钥匙的赌注,梦芊芊和闻人慕灵正想出言劝说,就在此刻,碧宵的声音快一步的从后方响起。

    “本姑娘反对…师傅,这麒麟子方才的气运你也看到了,你莫要和他打赌啊,要不然就真的中了他的圈套了。”

    说话之间,碧宵心急火燎的跑了过来。

    与之同行的,还有云霄。

    她如寒夜星辰的美目也忍不住瞥了眼牧白,柳眉微微蹙起。

    因为在她的记忆里,牧白可不是白痴,反而精明的很。

    既然知道麒麟子气运灌顶,无往不利,那在明知道必死无疑的前提下,又为何一定要将闻人牧月手上的钥匙赠与对方呢?

    难道是讨好?

    不对…

    若真的想讨好麒麟子,牧白之前就不会故意不给对方面子了!

    那到底是为了什么?

    沙沙沙…

    在云霄心绪急转之间,麒麟子已经转过身,摊开手臂,缓步走到了河边。

    “河里的鱼儿,我肚子有些饿了,让我吃是你们的福气,你们还不速速主动跳上岸来?”

    嚣张和自信的声音清晰的回荡在整个河畔边。

    按照在场众人之前的记忆,接下来的剧情,肯定是河边之上,无数条鱼儿蹦跳而起,争先恐后的跳到麒麟子脚下的。

    可诡异的是!

    麒麟子的声音落下了许久,前方的大河,水流依然在崩腾,河水依然在飞溅,唯独不见一条鱼儿的踪迹。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麒麟子公子身上的大气运消失了?”

    “对啊…方才天还没有黑的时候,我们可是亲眼见到,麒麟子公子说口渴,立马有雄鹰叼着朱果送过来的,走出一百步,地心灵泉喷发,为何眼下不管用了?”

    见到这一幕,在场双方所有人均是疑惑重重。

    特别是云霄,此时看向牧白的美目越发的费解怪异起来。

    她是几天前认识麒麟子的,这几天的陪伴下来,麒麟子可谓无往不利,要什么有什么。

    可眼下为何不管用了呢?

    难道是牧白动了手脚?

    越想,云霄越觉得自己猜测的是真相。

    若非牧白动了手脚,又怎么可能答应和对方打赌呢?

    肯定知道自己必胜无疑了。

    想到这里,云霄内心翻起了滔天骇浪。

    因为气运是天道赐予的,虚无缥缈,无形无相,坏对方的气运,就等同和天道作对。

    哪怕在洪荒秘境里,想坏其他人的气运,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呀!

    牧白竟然有这等逆天的能耐?

    “麒麟子,我再给你五分钟时间,若你无法让水里的鱼儿跳上岸的话,那就是你输了。”

    牧白嗤笑的说道。

    他方才并没有动用鱼跃龙门的异象,控制江河里的鱼儿,也就是说,麒麟子如今的天道气运已经被消耗一空了。

    接下来会开始走霉运。

    “这一定是个意外,你小子不要开心的太早了。”

    麒麟子面色一阵白一阵青,狠狠咬牙,然后目光又凝视着前方的江河,大声道:“鱼儿啊鱼儿,我肚子饿了,你们此时不跳上来,更待何时?”

    声音滚滚旋落许久,依然没有任何的反应。

    “苍天啊,大地啊,江河啊,我乃麒麟子,我身上有天道气运加持,难道你们都感应不到吗?还不速速将河里的鱼儿赶上岸来?”

    麒麟子定了下心神,继续扯开嗓门嘶吼起来。

    可回答他的依然是奔流不息的江河轰隆声。

    “牧白,五分钟到了!”

    就在此刻,闻人牧月扬起皓腕,瞥了眼自己手上名表的指针,说道。

    此时的她,内心显然也充满了震撼和无法理解。

    但闻人牧月可没有如牧团团这般刨根问底的习惯,因为她知道牧白不喜。

    唯一记得是,在这短短五分钟内,牧白化腐朽为神奇,赢得了一把钥匙。

    这令闻人牧月内心充满了欣喜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