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书吧 > 修真小说 > 九叔的掌门大弟子 > 正文 第四百三十七章:决一死战
    已经下定决心个的陈凡,一上来,直接就是神鬼七杀令中的杀神令;“天地玄黄,天岳封山,神有无常,天令无极!万剑穿心。”

    看来陈凡虽然嘴上说的轻松,但是在心里,他还是很重视飞熊的,要不然的话,他也不会一上来就动用了神鬼七杀令中的第五式。

    随着陈凡杀神令的施展,飞熊立马就感觉到了一种“致命的危机感,”这种危机感,是他千百年来,历经了无数次的战斗,而形成的一种本能,他也很相信这种本能,所以此时,他立马就想要“撤退。”

    可惜的是,现在他才想要走,却是为时已晚的,因为他忽然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已经动不了了。

    笑话,陈凡咒语中的“五岳封山,”可不是说着玩的,此时不管是边城中的人族修士也好,熊族中的战士也罢,他们都能够很清晰的看到,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起,飞熊的头顶,竟然已经出现了五座大山的身影。

    “陈;陈公子,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搬山之法吗?”边城的人族修士,什么时候见过如此的神术啊!所以纷纷的向陈道清求证道。

    虽然在人族的传说之中,一直都有着搬山倒海的大神通存在,但是他们一直以为,传说就是传说,他们谁都没有想到,他们今天竟然会在这里,亲眼看到这种“神通”。

    “额;这是不是搬山之法,在下也是不太清楚的,我只知道,这是神鬼七杀令中的第五式杀神令,因为后面的几式是掌门的嫡传,所以其中的详细情况,就连我也是不太清楚的。”

    说实话,陈道清这一次,也是被杀神令的威力给惊着了的,他虽然一直知道,自己家“老爷子”所创的这神鬼七杀令厉害,但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它尽然会厉害到如此的地步。

    “啊------;人族的臭小子,你这是使得什么妖法?有种的你就放开老祖,我们再来大战个三百回合。”虽然飞熊的叫嚷还是声如雷霆,但是近在咫尺的陈凡,还是从飞熊此时的语气之中,听出了一种慌张的感觉。

    陈凡的感觉是对的,飞熊此时,就是感受到了“死亡”的到来,所以为了活命,他也就顾不得熊超的肉身了。

    “呵呵呵,飞熊,你们妖族施展的才是妖法,本座的这是玄功,刚才你打了陈某半天,这一次,也换你尝尝本座的厉害。”

    陈凡这时候,哪还有功夫搭理他啊,他的杀神令,都已经施展出来了。

    “啊------。”被陈凡杀神令所限制住的飞熊,此时就是一个“活靶子,”他那五六米高的巨大身躯,立马就被陈凡的杀神令所“覆盖。”

    在这一片被覆盖的范围之内,一道道玄黄色的剑光,闪耀着“金属”的光芒,直接就打在了他的身上,外边的人,虽然看不见里边的场景,但是飞熊那惨烈的叫声,却还是可以听得一清二楚的。

    飞熊的惨叫声,由大到小,由声响震天,到细不可闻,当那一片笼罩他的玄黄色“剑云”消散之后,众人就只能看见那一坨小山一般的“烂肉”了。

    熊族的大军,眼见他们的老祖,都已经被剁成了肉酱,那还有一丝抵抗的心思啊,所以很快,熊族的军阵,就产生了溃退,有道是兵败如山倒,熊族此时是败局一定的。

    “众位兄弟,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大家随我杀。”眼见大局一定,常青也下令边城的城卫军,出城追杀熊族的败兵,毕竟熊族的人数众多,单靠天道门的修士,还是杀不完的。

    而随着他的一声令下,早就已经憋坏了的城卫军,立马就向潮水一般,涌出了城去,不,不只是城卫军,就连城中的那一些散修,此时也在其中。

    本来就在与熊族作战的天道门弟子,这时更是紧紧的跟在熊族的后边,他们面对这些毫无战意的熊族,就好像是割麦子一样,不断地收割者熊族修士的“脑袋。”

    随着熊族大军的不断溃退,人族的战场,也从边城的城外,很快就进入到了熊族的复地,此时的人族大军,就好像是不知疲倦一般,一直在熊族的身后紧追不舍,众人的视线,也随着熊族的大军,进入到了他们的复地之中。

    很快,边城的外边,就只剩下陈凡一个人了,“呵呵呵,飞熊,你还要在哪里躲到什么时候啊?”忽然,陈凡就好像是自言自语一般的说道。

    “怎么,熊族的老祖,就这么一点的气魄吗?装死可是不符合你的身份的,我只听说过有缩头乌龟,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连熊族也串了种了。”陈凡此时的话语,是不可谓不毒的,毕竟按他的意思,等于直接就是说人家是“杂种”了。

    “哼,人族的小子,得饶人处且饶人,本老祖都已经默认失败了,你为什么还要咄咄逼人呢?”

    随着陈凡的话,原本的那一坨烂肉,此时慢慢的蠕动,很快,飞熊的身影,就又出现在了陈凡的眼前。

    “呵呵呵,飞熊,你刚才不是也说了吗,那叫得饶人处且饶人,可是你是人吗?你是熊好不好啊?”陈凡语气轻松的打趣道。

    “哼,我不管你是人也好,是熊也罢,人族的小子,你难道真的要逼我和你鱼死网破吗?”

    此时的飞熊,那还有一丝熊族老祖的风采啊,他现在不仅全身上下,没有一块好肉,就连耳朵,都被割掉了一只。

    “鱼死网破?哈哈哈,飞熊,我看你是想多了吧,你以为那边城里的人族修士,为什么全体出动啊?”陈凡似笑非笑的样子,还是足够气人的。

    “嗯------;难道,哈哈哈,好,小子,你真是好算计啊,原来是你叫他们这么做的。”飞熊听了陈凡的话。立马就反应了过来。

    是的,从一开始,这一切就是陈凡安排好的,陈凡是谁啊?他的神识,就是在诸天万界的凡间之中,那也是少有的,所以他早就知道,飞熊老祖并没有死。

    同时他也知道,要是自己揭穿了飞熊的话,那么孤注一掷的飞熊,很可能会破釜沉舟的使出全力,到那时候,他们这最后一场大战的威力,也是可想而知的。

    陈凡知道,一旦他们真的打起来,那么就是自己,可能也没有办法再顾忌到边城了,所以他为了避免伤及无辜,这才偷偷的给常青他们传信,叫他们集合城里的所有人员,进行“全民”出击的。

    “哈哈哈,人族的小子,说实话,你是我这一千年来,遇到过最棘手的对手,要不是我们的立场不同,我还真想和你做个朋友,都到现在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你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事到如今,飞熊整个人,反倒是变得平静了起来,虽然他看起来没有一丝的杀气,但是陈凡知道,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飞熊这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平静。

    “哈哈哈,飞熊,不得不说,你也是我有生以来,碰到过最强劲的对手,既然你想知道,那么本座就告诉你,本座是此界天道门的创派祖师,名叫陈凡,道号玄清。”出于对对手的尊敬,陈凡也如实的告诉了飞熊自己的名号。

    “天道门的创派祖师、玄清、陈凡,哈哈哈,好,好啊,玄清,此时这里只有你我二人,那么就叫我们彻底的放开手脚,来决一死战吧。”

    飞熊毕竟是熊族的老祖,虽然此前他想要装死避祸,但是当真是事到临头的时候,他还是有者一战的勇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