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书吧 > 修真小说 > 妖魔哪里走 > 正文 19.爹上门
    联想徐大的告警,王七麟问道:“道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老道士抚须道:“不可说、不可说,天机不可泄露。”

    徐大撇嘴:“还田鸡呢,你咋不说蛤蟆?”

    老道士做吃惊的样子:“咦,你怎么知道老道的名字?”

    徐大一头雾水:“我怎么知道你的名字?”

    老道士又抚须笑道:“对呀,你怎么知道老道的名字是蛤蟆?”

    “你叫蛤蟆?”徐大恼了:“老头你敢戏弄大爷?”

    老道士捏法印唱了个喏:“无量道尊,老道什么时候戏弄过你?老道的名字正是蛤蟆,谢蛤蟆。”

    王七麟恍然:“难怪你会在纸上画上一个穿道袍的蛤蟆,原来那是你的标记。”

    老道士又掐了个法印冲他微微弯腰:“正是。”

    王七麟又问道:“你说的‘三个半月’到底什么意思?”

    谢蛤蟆还要摇头,王七麟补充道:“我命令你回答!”

    听了这话老道士无奈一笑,道:“王大人何必问我?您不知道自己命在旦夕?”

    王七麟脸色顿时难看起来。

    如果说之前他还只是对徐大的话将信将疑,那经历了杜操装失忆辞职和谢蛤蟆算命两件事,现在他对伏龙乡小印的诅咒已经深信不疑。

    他加入听天监是想延年益寿,结果却要夭寿,这算什么事?

    倒霉他妈给倒霉开门,倒霉到家了!

    他前些天还笑话聚香楼掌柜的把路走窄了,他倒好,把路走死了!

    接下来乡里没什么事,他准备细查诅咒的内幕。

    还没等他下手,刚收了谢蛤蟆的第二天,四月初一,有人忽然来敲门。

    王七麟和徐大正在院子里吃午饭,听见敲门声他便问道:“谁啊?”

    外面响起一个粗声粗气的回答:“你爹!”

    徐大勃然大怒,摔了筷子就要杀出去:“草他娘,敢上我听天监来耍流氓?老七你别动,看我怎么出去弄他!”

    王七麟苦笑:“别乱说,他娘是我奶奶。”

    他去打开门,一个头包老汗巾、身穿灰色土布大褂、脚上踩着草鞋的老汉在缩着脑袋咧嘴憨笑。

    这正是他的父亲,牌坊乡大王村的老农王六五。

    牌坊乡和伏龙乡都属于吉祥县,但两地相隔挺远,得有六十里。

    看见老爹风尘仆仆的样子,王七麟问道:“爹,你怎么来了?”

    徐大凌乱的往左右看看,然后夺门而去。

    谢蛤蟆坐在窗口哈哈大笑:“徐力士,你胆子真大,竟然想做王小印的爷爷。”

    说完他伸出残缺的右手一挥袖子,整个人斗转星移突然出现在了两人面前:“老道谢蛤蟆见过王家老丈。”

    王六五被这一幕惊呆了,又是手忙脚乱、又是惶恐。

    见此谢蛤蟆衣袖一挥,整个人又消失不见。

    王六五惊叹连连:“这位大人、你这同僚、这位高人,他他他,小七,这是个高人呐!这高人是谁?”

    王七麟说道:“你儿子的下属。”

    王六五瞪大眼睛:“你的下属?啊呀我的天老爷,崔碎嘴子不是胡说,你真做小印啦?”

    乡村地带交通不便,官家邮差半月才走一趟,王七麟升为小印后没来得及将消息传给家里,不过乡民之间口口相传,这消息显然已经传到他们村里。

    王七麟叹气道:“对,真做小印了。爹,你大老远来伏龙乡,就是为了确认这消息?”

    王六五咧嘴笑道:“不光是为了这个消息,还是想给你送个信,你看你什么时候有空回家一趟?族老给你相了个亲,你得回去看看。”

    王七麟大感头痛:“我这事业刚起步呢,然后就要结婚?”

    王六五瞪眼:“那当然了,圣人都说,男子汉大丈夫成家立业,你得先成家呀。”

    他看清儿子一身玄黑官服,一时又有些畏怯,便补充道:“你要是不想急着成家,那就先回去看看,咱不能驳了族老的面子不是?”

    王七麟点头道:“是,那这样吧,这两天我恰好没什么事,请个假跟你回家一趟,正好把刚发的俸禄给你们送回去。”

    王六五顿时大喜,他挺起胸膛道:“这敢情好,回去爹领你去祠堂、去祖坟好好祭拜,得多多感谢祖宗保佑,咱王家竟然出了个官!”

    王七麟想想小印诅咒,觉得祖宗也没怎么保佑自己。

    院子里的石桌上摆放有残羹剩饭,一大盆白米饭、一盘炒鸡、一盘红烧鳝鱼和一碗猪油炒咸菜,王六五眼巴巴的瞅了瞅,吞了口唾沫赶忙转头做没看见的样子。

    儿子现在当官了,他当爹的可不能给丢脸。

    王七麟有些心酸,道:“爹你先坐,我去给你拿个碗盛饭,你还没吃午饭吧?”

    王六五干笑道:“吃过了、吃过了,你看我出门的时候你娘给我煮了红薯,穷家富路,我吃的饱着呢。”

    这时候门口探进来一张大黑脸,徐大弱弱的说道:“老七、老叔,咱去聚香楼吃,我刚才过去订好桌了。”

    王七麟道:“这样也好,今天算我请,正好咱还得去聚香楼跟掌柜的谈谈赔偿问题。”

    他喊上谢蛤蟆,一行四人进了聚香楼。

    谢蛤蟆跟掌柜的打了个照面,两人一个尴尬一个心虚,掌柜的知道他已经做了游星,便抢先赔礼道歉,说自己有眼无珠。

    王七麟摆手道:“掌柜的,给我们准备个桌,这次来我其实是来算账的,前些天……”

    “前些天的事咱就不提了,不提了。”掌柜的赔笑道,“这事是我有错在先,我祝某人有眼无珠、有眼不识泰山了。”

    谢蛤蟆一瘸一拐的走进门说道:“祝掌柜无需如此,这事是老道错了,老道自会负责。你放心好了,前些天丢的菜价值多少钱,我会一一赔偿给你。”

    最大的包间已经给一家为孙儿庆生的乡绅包下了,王七麟主动要了个小包间。

    结果他们这边刚上菜上酒,乡绅主动过来敬酒了,并为占了大包间的事向众人连连道歉,一连干了三杯酒。

    小二利索的上菜,照例有三菜一汤,另外还有一只烧鸡、半只炖大鹅,全是硬菜。

    看着桌子上热气腾腾的鸡鸭鱼肉、闻着扑鼻而来的香气、回忆着先前乡绅的客套,王六五忍不住感叹:“真好,真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