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书吧 > 都市小说 > 再活一万次 > 正文 第四百三十三章 待花盛开
    陈问今最后看了眼坦克肿成了猪头的脸,留下了同情的一声轻叹,告辞走了。

    王帅找的这个女人无疑是辜负了期待,也坑了坦克。

    但是,显而易见的事实是——还有坑在后面。

    次日,陈问今打给阿豹问了情况,说坦克好多了,也联系上了王帅,他找了医生上门,初步诊断没什么大碍,也没伤着骨头。

    毕竟跟坦克对打的人体形比较瘦小,又是个新人,也正因为如此,几连胜的坦克在那场才能挣到打假拳的丰厚收益,因为都认为坦克获得胜利是理所当然。

    确定坦克无碍,陈问今也就不记挂这事了。

    养伤的过程,旁人也帮不上忙,毕竟身体是坦克自己的。

    坦克身边又有他女朋友和阿豹的女朋友陪着,也不缺人照顾。

    陈问今这么想着,不料中午十一点的时候,坦克的女朋友突然给他打电话。

    “坦克出什么状况了?”陈问今驱车改往左拐弯的分流道,就听见坦克的女朋友不太好意思的说:“黄金,你能不能借我点钱?我想给坦克买点骨头煲汤,再买点好吃的,但是昨晚打拳的钱都没过手就直接被债主拿走了,我、我身上只剩十几块钱了。”

    “菜市场门口的路边等我。”陈问今挂了电话,开车过去时,坦克的女朋友已经在那了,他拿了一千递过去,她倒也没客气,直接收下了,连连道谢的说:“你能不能别告诉坦克借钱的事情?我会还你的!”

    “为什么?”陈问今反问。

    “坦克现在特别讨厌我问别人借钱,我也答应过他,让他知道了肯定会生气,觉得我看不起他,所以……”

    “行。”

    “那、等过些天我就还你!我先去买菜了,谢谢你了啊。”坦克的女朋友进了菜市场。

    陈问今看时间差不多了,直接开车去了肖霄学校,说好了中午跟肖母一块吃饭。

    王帅跟肖母打招呼时也被喊上一块去,肖母见千草模样漂亮,王帅还跟她一起出来,猜测是那种关系,就一起邀请了,石榴也被捎带上了。肖母又喊了阿美一起,说听肖霄提起过阿美很多次。

    一群人热热闹闹的吃了午饭,都说肖霄跟她母亲五官多有相似。

    席间聊起来,肖母才发觉认识阿美的父母,生意上虽然没有直接交集,但见过多次面,回国的飞机还同乘过几回。

    吃罢了午饭,肖霄、王帅她们回了学校,进了校门后,阿美和千草、石榴三个人都羡慕肖霄的父母开明,竟然能接受她早恋的事情,还跟陈问今同桌吃饭。

    石榴还开玩笑的说:“肖霄是不是也要准备见黄金的父母呀?”

    “见过几次了。”肖霄如是说,千草和石榴更觉得震惊。

    “不是吧?你们这样也行?”

    “其实我觉得父母没有那么不讲道理的,她们担心我们早恋主要是怕影响学习,或者早早做了什么不可能承担责任的事情,只要我们在这两个关键问题上把握住分寸,并且让她们相信,她们就不会反对的呀。”

    “……你父母开明而已。我妈如果知道了,肯定找人打断我男朋友的腿。”千草太了解她母亲的性格了,她父亲已经不在了,也就不提了,如果在,那就是他爹找人砍,她妈找人打。

    “嗯……我觉得肖霄的看法很有道理,说不定我也能跟父母说通呢,他们一贯宠我,应该没问题。”石榴觉得挺有把握,末了,又叹气说:“问题是——我的男朋友在哪里?”

    “男朋友会有的,父母的开明态度也会有的!”肖霄的安慰,让石榴笑着说:“安慰收到!其实我本来觉得姜仔挺好的,结果发现这人一点也不可靠。哎,小高多痴情呀。奈何有主了……”

    千草忍不住笑说:“小高如果不是有主了,你也不会知道他有这么痴情。”

    “也是哦……”石榴徒叹奈何。

    这时分,陈问今已经开车走了。

    肖母是不需要他送的,老周准点来这等着了,肖母难得能在鹏市呆几天,不必说也知道,除了陪肖霄,之外的时间当然是要跟老周共度的。

    至于肖霄下午放学之后,又是她们母女的欢乐时光了。

    显然因为肖母近年常在外面,母女俩见面了就份外珍惜时光,许多时候肖母一周或两周才回来一次,也是匆匆忙的呆一两天,有时候临时有事还呆不满一天。

    陈问今自然不会去争这时光的,于是也趁这空闲,回家里呆着了。

    晚上十一点的时候,王帅突然给他来电话。

    “宵夜。老地方。”

    “行。”这时间,陈主还没回来,陈母和陈茜都睡觉了,陈问今直接开车过去,就王帅一个人,准备了六支快乐水,装在隔温的箱子里,里面放了冰块。

    “聊坦克的事情?”陈问今喝了一气快乐水,估摸着王帅也是为此挂心。

    “坦克生着我气呢,昨天我去,他都不跟我说话,医生去了他开始也不愿意接受,后来还是那女的劝,坦克才默许医生查看他的伤。”王帅弹了弹烟灰,嘲弄的笑了笑说:“你说有趣不有趣!我都忘记是第多少次为这种好笑的思维方式感叹了,我花钱,养着陪他玩;陪玩的人坑他,他自愿被坑去挨打,完了,他倒怪起我来了。坦克的脑子真是拎不清!”

    “人家怪你、你也不冤,本来你也不安好心。”

    “假设我安好心呢?”王帅反问。

    “安好心你就不会这么干,人家又没请你花钱找个职业人士当女朋友,也没请你帮忙解决他失恋的痛苦。”陈问今固然认可坦克责怪王帅的逻辑本身,是不合理的;但责怪的事实,却又没有委屈了王帅。

    “其实我在意的也不是这问题,坦克想什么我知道。说到底是初尝禁果,色字头上一把刀,他因为生理上的欢愉而对那女人恋恋不舍,然后强迫他自己接受那女人不堪的过去。自尊心受创的痛苦都迁怒给我,想在女的面前承担男人的责任。他如果搭理我,就好像是原谅了我,原谅了我,他就得承认他自己的过错。人,哪有那么容易承认过错?何况坦克本来也不是懂得反省自己的人。”王帅扬了扬烤串,吃了几串,又放下了说:“别的东西我很少短期内多次吃,吃最多的就是这个了,其次就是陪你吃米粉。”

    “话题突然跳跃,你的情绪很糟糕啊!”陈问今看王帅的神色特别的、注意力集中,平时他却一贯轻松。

    “当然糟糕!有种苦心培养的东西被人毁坏,突然不认我这个主人了的糟糕体验!”王帅抽了口烟,冷哼道:“很快我会让坦克再接受教育,让他明白,他需要的就是欢愉,至于替他解决生理需求的人是谁,根本就不重要!至于感情,投入到错误的人身上,就是自讨苦吃!”

    “亲情和金钱双重施压?”陈问今并不看好坦克和那女的,因为弱点太多,根本就逃不过王帅的摆布。

    “阿豹的女朋友和坦克的女朋友早就互相把对方的那点事情跟我倒完了,她们都有一个共同点,公园站街的收入自己花的不多,每月定期被家里准时催促寄钱,身边的老乡、朋友也都是发了钱就留一小部分自用,剩下的寄回去。都认为父母养大他们很辛苦,理所当然要挣钱分担家里压力,要照养弟弟妹妹。”

    “这本来没毛病,只要别过度。”

    “可惜,普遍情况都是过度。家里对她们的收入越依赖,生活越改善、需要改善的就越多,需要的钱也越多。她们越付出,也就越被迫付出更多,根本就不懂量力而行,责任适度的原则。她们这样的,我都可以预言——十之**掏心掏肺,没替自己保留基本的考虑,未来兄弟姐妹里面过的最惨的是她们自己,那时候弟弟妹妹都有家庭了,谁也不可能不遗余力的反过来帮她们,没有本钱的她们,只能任由无数次机会从眼前飞闪而过。”

    陈问今无法反驳,因为未来他所了解的情况,的确有许多都是这样。

    原本理想的状态是一个家里,大的有能力挣钱了,照养小的;第二轮应该是小的陆陆续续都出来工作了,小的合力帮大的解决了成家的事情,大的再积蓄存钱跟小的合力,逐个帮老二、老三……等等解决成家大事;这之后,第三轮应该是资源集中进行发展性配置,工作稳定的提供保障,发展得好就拿分红,有条件的那个不论大还是小,负责挑头创事业。这样就是先富带动了后富,再一起推动了共同更富。

    奈何现实没那么理想,有的连第二个环节都完成不了,往往是大的只能自己解决成家的事情,得不到小的合力相助,小的也没这意识,挣钱少、也都花了没多少留存,最后还得是大的解决了小的成家的大事,耗尽了最后的心力,也就到此为止,第二个环节都走不完整了。

    至于第三个环节,实属少见,能走完的,即使一时遇挫,假以时日,通常都能兄弟姐妹们一起过的好,这种团结的力量,本身就稀缺。

    王帅预言十之**长的、先付出的是悲剧收场,陈问今觉得毫无问题。

    三个环节,以长的付出为开始,小反哺为续接力。小的越多,任何一个环节出问题的可能性就越大,尤其需要每一个被照养的小的都有反哺意识。

    然而,事实上会想那么多的人少之又少,多是走一步算一步,更多的是大家都这样那就应该这样。缺乏有意识的规划,那就全靠自然成长起来的每个兄弟姐妹都得拥有优良的品质。

    陈问今对这件事情挺感触的,因为记忆中的亲友里,有几个很好的长兄、大姐,都付出了许多,却走不到最佳环节,因为她们的弟妹里,总有一两个聪明人,会意识到不反哺大的,就是确定性最高的、只赚不赔的好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