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书吧 > 玄幻小说 > 奋斗在蒸汽时代 > 正文 002 树影、镜子和幻境
    半个小时后,已经冲完澡处理好伤口的梁恩站在自己房间的洗脸盆前看着挂在对面墙上的那一面缺了一个角的镜子。

    一个年轻的,拥有中等身材,黑发黑瞳,看上去明显就是一个知识分子的身影映入了他的眼帘。只不过头上好像天竺人一样包的严严实实的纱布看上去有些破坏整体形象。

    “这就是现在的我,劳伦斯.奥古斯特。”借着阁楼房顶上那扇小小天窗透过的光,梁恩小声的对自己说到。“但我为什么出现在这个世界,为什么会变成劳伦斯.奥古斯特。最重要的是,我还能不能回去?”

    望着镜中这个陌生的自己沉默了几分钟后,穿着一身刚换上的棉布长衬衫的梁恩有些无奈的爬上了床仰面躺在那里,思考着这个现在对他来说最重要的问题。

    作为90后的一代,梁恩自然也看过不少关于穿越的网络小说,自然也曾经在无聊的时候幻想过如果真去了其他的世界会怎么怎么样。但是现在真的离开了故乡后,他才发现自己有那么多根本放不下的东西,根本做不到和很多小说的主角一样潇洒。

    父母,亲人,朋友,智能手机,方便的网络世界,还有各种各样熟悉的东西。这些都促使着他迫切的想回去。

    望着倾斜的天花板,梁恩开始一点点的回忆到这个地方变成劳伦斯.奥古斯特之前自己到底做了一些什么。

    “之前的几天时间和平时没什么区别啊,正常的吃饭,正常的睡觉,正常的上下班。唯一的不同也就是去了一趟号称世界第八大奇迹的某个景点,然后——”

    想到这里梁恩猛地坐了起来,他突然拨开了盘踞在记忆上的迷雾,想起之前自己买了一面不同寻常的铜镜。

    那是在景点门口的那一堆地摊上,一群农民打扮的人一直在向游客们推销所谓刚从地里挖到的宝贝。当然啦,如果这些都是真的的话他们只要一年时间挖出来的东西就能轻轻松松重新打造出一座与故宫博物院同等级的博物馆。

    作为本地人,梁恩自然对这里的门道心知肚明。但这次他却意外的在这些旅游纪念品中看上了一面巴掌大小的铜镜,虽然那个摊主反复的宣称这是一件汉代的铜镜,刚从田里挖到的。但是闪着金属光泽一点锈迹都没有的镜身实在是缺乏说服力。

    一番唇枪舌剑之后,梁恩用200元拿下了这个标价5000元的东西。不过他不知道的是,就在他离开之后,那个老板一边把钱装进口袋里一边小声叨叨道:“我怎么不记得我进的货里面有这么新的镜子,这是厂子里赠的样品么?”

    结束行程回家之后他拿着这个这面铜镜把玩了许久,但越把玩越觉得不对劲:以他键盘考古学家的眼光来看,这面铜镜完全符合汉镜的各种特点,从纹路到材质都是如此。但是从另一个角度看,这个东西被制造出来时间绝对不会超过一周。

    这也就是最让他觉得奇怪的地方:因为如果有人真的有那种技术把镜子仿制的那么精细的话,理论上来说不应该忘掉简单的做旧。

    一直研究到晚上,他也没能从这面镜子上看出更多的信息。结果没想到和平常一样上床睡觉之后,再次睁眼就出现在了另一个世界的下水道里,甚至连外壳都换了。

    “上太山,见神人,食玉英,饮醴泉,驾文龙,乘浮云。”梁恩回忆着铜镜背后那副汉代常见的升仙图与上面的文字,同时喃喃的用汉语念出了那面镜子背面的铭文,令他没想到的是,随着最后一个字音落下,周围的一切好像都静止了。

    不过他对这些意外的变化还没反应过来,目光所及的一切景象就快速的开始扭曲旋转起来。后脑勺的伤口再次疼了起来,就好像有人烙铁塞进脑袋里一样。

    剧烈的头痛中,梁恩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当黑暗笼罩一切的时候,所有的不适感都消失了,身体也突然变得轻灵了起来。

    当他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出现在了一片方圆两三百米的空地上。而在空地之外全部都是白茫茫的一片虚空,什么都看不见。

    扫视了一圈周围后,梁恩把视线放在了自己的正前方。那里有着这片空地上唯一的东西:一棵看上去像是3d投影的大树虚影。

    大树长得有点像蘑菇,树干长得笔直。所有的枝叶都聚集在树顶。青色的树叶配着紫色的树干显示出一种特别的美感。一面巴掌大小的铜镜则悬浮在半空中,看上去就犹如同镶嵌在树干上一样。

    “我应该是以灵魂的状态进来的,而面前悬浮的铜镜就是让自己穿越的罪魁祸首。”进入这片空间后梁恩立刻意识到了这一点,之后他抬起头看着大树虚影有点不解。“不过这镜子背面浮雕上的那棵大树怎么出来了?”

    “你好!我自己。”就在梁恩走到大树的虚影前准备认真的研究一下那面镜子的时候,他的背后突然传来了一声说话声。猛然扭过头,他惊讶的看见一个和自己现在这具躯体长得一模一样的白色虚影出现在了他的背后。

    “我自己?”梁恩好像听到了一个非常关键的词。

    “是的,你就是我啊!”说完这个白色的虚影走到了树边双手摸上了铜镜,一刹那间,熟悉的疼痛感又一次占据了充斥了梁恩的大脑。

    但和之前疼痛不同的是,这次疼痛让他的思维变得清醒无比,他甚至感到自己的头脑从来没有这么清醒过,各种记忆也从来没有这么清晰过。

    他的记忆不断的回溯,从刚才脑袋上挨了一下,上学,和养父在教堂里生活的日子。然后刷的一黑,就回到了穿越睡觉的床上,然后又是回溯,甚至可以回溯的过去看过的每一个字,每一幅画面。

    就好像按下了快退按钮一样,他快速的回顾了自己的上一辈子。最后眼前一黑又回到了那面镜子前。

    “我明白了。”梁恩看着那个白色的虚影说到,刚刚那个白色虚影给他他注入的记忆让他意识到自己并不是想象中刚刚穿越过来的,而是胎儿穿。

    他的灵魂最初是是被那面镜子从故乡带到了这个世界,然后和本地的一个胎儿灵魂粘合在了一起。

    因为胎儿是极端脆弱的,出于自我保护的考虑,那面镜子封印了梁恩所有的意志和记忆,只剩下最基本的本能,之后和胎儿本身的灵魂一起成长。

    自然两个灵魂在几十年共处的时候是相互影响的,这也就是之前为什么劳伦斯会觉得那面东方震旦风格的铜镜那么合眼缘的原因。

    由于穿越造成的损耗,这二十年来梁恩的那一点真灵一直在沉睡当中。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他很可能会在几年后苏醒,然后变成劳伦斯随身携带的老爷爷。

    但这次抢劫改变了一切,在受到重创导致劳伦斯的灵魂开始溃散的时候,身体本能唤醒了已经恢复了差不多的梁恩的灵魂,让他重新恢复了自我意识。

    “20年,而且离家那么远,看来回不去了。”能够重新变成一个人自然是好的,可回不了家的这个事实也让梁恩觉得无比的沮丧。

    但很快他从沮丧的情绪中摆脱了出来,毕竟经历了这样的事情后能再活一世已经是命运的恩赐了,这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