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书吧 > 玄幻小说 > 奋斗在蒸汽时代 > 正文 001故事的开始
    雄鹰堡气候最宜人的季节就是夏天。作为白鹰联邦最大的港口城市,大海很好的调节了这座城市的气温,让这里的温度变得非常适合人类生存。

    因为连续多日降雨后雨过天晴,外加白天清新的海风吹拂着城区。平时被市区工厂里林立的烟囱冒出的黑烟笼罩的城市一下子变得干净了许多。因此有不少人趁着这个机会或步行或乘坐马车出外转一转,街道也因此喧闹了起来。

    不过这种喧闹也只局限在市区的几条繁华道路上,只是稍稍转一个弯离开市中心的那些主路,一切又都重归寂静。小路上只是偶尔有一两个穿着皱巴巴的羊毛质的深色外套,带着边缘不规则呢帽的工人匆匆走过。

    这些市区的街道下方是从旧大陆引进到新大陆不久的,非常时髦的新式地下排水管道系统。每一根主管道都由红砖箍砌而成,能允许一个成年人在里面直立行走。而梁恩现在就一动不动的躺在这样的一条下水道里。

    嗅着鼻尖粘稠的臭味,感受着泡着半个身体的冰凉污水。作为十分钟前才接收完这具身体原主所有记忆的梁恩不得不接受自己只是睡了个觉就莫名其妙穿越的事实。

    “嘶——下手真狠。”梁恩感受到从后脑传来的一阵阵针扎般的疼痛在内心痛骂到,好在可能是由于躯体里面重新拥有了灵魂,他能感觉到自己对这具身体的控制权正在慢慢回归。

    几分钟后,梁恩拼尽全身的力量爬了起来。之后直起身子靠在下水道的墙壁上呼哧呼哧的猛喘气,仅仅这一个动作就让他几乎耗尽了全身的力气。

    “怎么这么虚弱?千万不要得什么病啊!”梁恩在心里暗暗的担心着。现在自己能够捡条命回来的确算得上是劫后余生,但是因为这个留下什么后遗症就真惨了。特别是他从劳伦斯记忆中发现自己所处的这个年代在医学水平方面的发展并不令人乐观。

    这是一个类似于第一次工业革命爆发后的世界,只不过和他故乡不同的是,这个世界真实存在着超自然的力量。是一个魔法与火车,巨龙与差分机共存的世界。

    半个世纪前,蒸汽机锅炉中熊熊燃烧的火焰点燃了工业时代的曙光,但超自然力量仍然如同之前十几个世纪里一样存在于人们的身边。

    追寻着各种新生知识的魔法师,尝试着维护工业发展与自然平衡的德鲁伊,利用附魔子弹和炼金药剂消灭邪恶的猎魔人,甚至那些依然在野外游荡着的地精和狗头人都说明了这个世界的超凡并没有因为工业的崛起而消失。

    不过虽说这个世界存在着超凡的力量能做到生死人而肉白骨,但是能享受到这样治疗手段的也只是少数人。而大部分的人一旦患病除了硬扛以外,唯一能拥有的也就是某些不知道是否经过专业培训的治疗者提供的那种能否治好完全随缘的医疗服务。这也就是他为什么那么担心的原因。

    好在在喘息了一会儿后他发现自己体能正在慢慢恢复,于是他干脆靠在脏兮兮的墙壁上借着这段时间整理起了刚才接收到那些记忆。

    从这段记忆中,梁恩得知自己这个身体名字是劳伦斯.奥古斯特,白鹰联邦西边某个只有1200多人的小镇上知识教会祭司的养子。

    在这样的大时代中,作为神职人员的养子,劳伦斯是幸运的。尽管他的那位养父不大善于表达自己,日常又把绝大部分时间用于处理公务或者进行各种稀奇古怪的试验。但至少在教育上给他提供了这个时代绝大多数人都享受不到的福利。

    因此四年前,劳伦斯就凭借着养父从教区主祭那里要来的介绍信以及优异的成绩考入了白鹰联邦最好的几所大学之一:位于雄鹰堡的远港综合大学。

    经过四年的学习,劳伦斯总算以一个优异的成绩拿到了医学学士的学位。他本打算买点有意思的小东西邮寄回去作为礼物。结果给养父和自己的朋友们挑选伴手礼的时候,意外的在一间二手店里发现了一面很合眼缘的东方风格铜镜。

    一番唇枪舌剑之后,劳伦斯以一个比较划得来的价格买下了那面镜子准备送给自己那个在旧大陆读女校的儿时玩伴,但令他没想到的是这让他遭遇了不幸:

    可能是因为付钱时掏出的那个鼓鼓的钱袋引来了窥伺者,结果在买完东西返回租住房间的路上后脑勺上被人来了一棍,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身体里就是梁恩这个鸠占鹊巢的人了。

    回忆到这里,梁恩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已经恢复了一部分。于是他尝试着扶着着黏腻的墙壁站了起来,站稳之后,他倚靠着墙壁顺着光线的指引来到了几米外的一处井盖下方。接着一步一喘的慢慢顺着检修用的铁梯爬上了地面。

    “真的谢谢这个偷井盖的,不然我现在这个状态可能还真不太好上来。”从下水道爬出之后梁恩咕哝到,之后他踩着满是污泥的石子路循着记忆朝租住的房子走去。

    作为侍奉知识之神的神职人员,劳伦斯的养父把大部分属于自己的津贴都投在了试验和补贴教堂附属的学校上了,以至于劳伦斯本人这几年的大学生涯全靠着奖学金和打零工赚的钱扛过来的。

    因此在学校不为学生提供宿舍的情况下,他只能在靠近工人区的一家酒馆的阁楼上找了个住处。和一般大学生租住的房间相比,这个地方唯一的优势就是租金便宜。

    不过相对的就是这附近的所有公共服务都很糟糕,比如治安全靠周围住户的自发维护,各种各样的案件层出不穷。像劳伦斯这样白天被袭击之后身上值钱的东西被席卷一空的事情也是时有发生。

    好在这次抢劫发生在白天,所以他只损失了自己的财产外带被人丢到下水道里。如果是晚上的话,他可能就真的是开局一条内裤,装备全靠爆了。

    蹒跚着走了十几分钟后梁恩推开了劳伦斯记忆中租住的那间小酒馆的门,伴随着门上铃铛的叮叮响声他走进了小酒馆。

    因为现在是上班时间,所以作为消费主力的工人并没有出现在这,酒馆里显得空荡荡的。只有胖墩墩的老板苏珊大妈站在木质的吧台后面用一块抹布擦着架子。

    “哦,财富女神在上。”听到门口的响动后苏珊大妈转过了头,结果看见了一身脏污宛如落汤鸡的劳伦斯。“劳伦斯,你这是掉到下水道里去了吗?”

    “比那更糟,苏珊大妈。我是被人打劫之后被人丢到下水道里去了,好不容易才从底下爬上来。”梁恩模仿着劳伦斯平时说话的语气说到,“您能给我提供一些热水吗?我想我可能需要好好的洗个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