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书吧 > 都市小说 > 环球挖土党 > 正文 第358章 相册
    潮乎乎的地下防空系统里,何天雷大伊万两人举着强光手电走在最前面,前者负责观察地表以及周围是否设置了陷阱,后者则专心的负责照明。而在他们的身后,石泉盯着手机屏幕上放大的照片,时不时的抬起头对比着两侧墙壁上的路标。

    “前面岔路口往左走”石泉的声音在空旷的隧道里反复回荡,要不是这里实在有些过于阴森恐怖,也许是个开演唱会的好地方。

    在他的身后,阿萨克时不时的用手里的撬棍敲一敲背在肩膀上的桶包,让里面染过色的面粉抖落的更加顺畅一些。

    这种大型综合式防空洞最为恐怖的就是迷路,别管是华夏还是俄罗斯,别管是普通人还是职业挖土党圈子,都曾不止一次发生过在探索防空洞的时候迷路活活困死的惨剧。

    四人小组转过一个九十度拐角之后,一道锈迹斑斑的防爆门挡在了众人的眼前,强光灯的照射下,头顶的混凝土顶棚已经结出了十几厘米长的“钟乳石”,一颗晶莹的水珠顺着这些钟乳石缓缓滴落砸在门前的积水里,发出啪嗒一声轻响。

    “你们往后退一点”何天雷嘱咐了一句,随后小心翼翼的旋开门上的锁盘。

    “吱呀”一声刺耳的噪音,防爆门被他打开一道仅仅两厘米宽的缝隙。何天雷掏出发动机内窥镜顺着缝隙往外看了看,确定没有危险之后这才用力推开了十多厘米厚的铁门。

    在这道门的后面,是一条笔直的甬道,这甬道的宽度和高度比之他们曾经发现的导弹发射井不遑多让,甚至在距离他们不远的位置还停着几辆老式的吉斯150卡车。

    大伊万蹲在轮胎旁边往下看了看,肯定的说道,“这辆吉斯已经使用了带中央支撑结构的传动轴,看来它是1954年之后的产品。在当时的苏联,如果谁学会了驾驶这辆卡车,那么就再也不会有更难驾驶的车了,甚至如果参军会驾驶这种车,那么参军后就会自动被分配去驾驶装甲车。”

    “这么难驾驶?”何天雷饶有兴致的拉开车门看了看,似乎并没有什么和现在的汽车区别太大的地方,倒车车斗里装满了落满灰尘的灭火器。

    “开这种车一个小时,比得上在健身房锻炼一天。”

    石泉心有余悸的说道,他曾经有幸驾驶过这种车,别的不说,仅仅只是启动就是个技术活,用来踩下油门的右脚要同时踩下启动机才行,这“脚法”倒是和那些在赛场上驾驶赛车竞速的车手们经常用的有些类似,但对于这样一辆没有助力的卡车来说简直是酷刑。

    “这款车除了用来健身以及养成一些过时的驾驶技术之外根本没有任何优点。”

    大伊万站起身在裤子上抹了抹沾染的尘土,“接下来往哪走?”

    “这边,一直走,注意右手边的防爆门,019号就是通往那栋建筑里的。”

    石泉用手电筒指着卡车车尾的方向,然而直到强光手电的光束彻底被黑暗吞噬,他们都没能看到这条隧道的尽头。

    “我开始好奇沿着这条隧道能通到哪里了。”大伊万好奇的说道,“等探索完了目标建筑之后,也许我们可以去看看。”

    “黑溪镇的牧师一家以前是不是就生活在这里?”一直跟在众人身后的阿萨克突然说道。

    石泉和大伊万齐齐停住脚步,“还真有这种可能!”

    “要不要去找找?”大伊万怂恿道,“说不定真能找到些什么呢。”

    “你觉得可能吗?”

    石泉远比大伊万更加清醒,“就算我们真的找到那位牧师的家,那里面能有什么?恐怕除了各种爆炸物之外什么都别想找到。”

    大伊万正要张嘴说些什么,却发现走在最前面的何天雷已经停住了脚步,“019号,我们到了。”

    众人打量着挂在防爆门把手上的那一串柠檬手雷咽了口唾沫,这些手雷也许炸不穿那道防爆门,但却足以引爆停在这道门后面的乌拉尔-4320卡车满载的航弹!

    “你们躲远点儿,先回火力发电站的防空洞吧,记得把防爆门关上。”

    何天雷纵然有把握叉掉挂在防爆门上的那些手雷,但也不想把其他人拉入险境,尤其是这辆车身上装的那些航弹足以轻而易举的炸毁整条隧道。

    石泉拍了拍何天雷的肩膀,带着大伊万和阿萨克转身就往回走。

    等到阿萨克将防爆门锁紧,何天雷这才松了松手指,小心翼翼的将固定在防爆门上的手雷依次取了下来。

    接触了这些危险仅仅只是第一步,随后他又从那辆卡车的轮胎旁边拆走了两只反坦克地雷。将这些危险排除之后,何天雷这才从背包里取出相应的工具和材料现场调配出铝热剂,用粘土固定在了防爆门的门轴位置。

    最后看了眼距离自己仅仅不到两米的车厢,何天雷深吸一口起哦,掏出打火机点燃了插在铝热剂上的镁条。

    一阵炫目的火光以及烟雾之后,防爆门的上下两个门轴被高温熔断,随后重重的拍在了那辆卡车的后车厢栏板上。

    何天雷紧张的站在原地等待了足足五分钟,见没什么异常,这才开始继续拆除防爆门另一侧固定的手雷。

    他刚刚之所以没有选择转开锁盘开门,担心的就是里面做了同样的布置,只不过如今预感应,却仍旧把他吓的够呛。

    拆除了最后的一点儿威胁,何天雷这才开启无线电把石泉等人喊了回来。

    “布置这一切的人很阴险”

    何天雷指着搭在卡车屁股上的防爆门说道,“不管是从里面还是从外面,在排除了看得见的危险之后,很容易忽略防爆门另一侧的危险。不管哪一边炸了,都能轻轻松松把这座防空洞变成废墟。”

    “我现在越来越好奇对方费了这么大的力气到底要做什么了。”

    大伊万探头探脑的朝通往小镇中央建筑的隧道看了看,里面贴着墙壁摆满了一个个的弹药箱,中间仅仅只留下一米宽的狭窄小路,这绝对是有意为之的陷阱!

    在何天雷的带领下,众人穿过弹药箱正式进入了小镇中央那栋斯大林式建筑的地下防空洞。

    相比他们出发的火电厂之下,这里的储存的物资更加齐全,条件也要好上不少,甚至个别的房间还铺着厚实的地板,墙上贴了雪白的瓷砖!这对一座也许永远都用不上的防空洞来说绝对算的上奢侈!

    穿过一道道的防爆门和一组组的防爆缓冲墙,众人总算沿着墙壁上的路标指引找到了通往地上的楼梯。

    拾级而上,穿过一道铁皮包边的木门之后,一座宽敞整洁的大厅映入眼帘。

    这栋建筑所有的窗户都已经被封死,虽然这让整个大厅陷入了黑暗,但同时也变相的保护了里面所有的东西。

    和他们曾经见过的那些苏联人撤走后留下的遗迹不同,这里的每一样东西都保存的异常完好,别说乱丢的文件,甚至除了这些年积攒的灰尘之外连个垃圾都找不到。

    何天雷小心的推开一道虚掩着的们,里面是一间办公室,办公桌上的笔筒、台灯以及一些报纸摆放的整整齐齐,正对着门的墙上还挂着一面“生产先锋”的红旗。

    大伊万拿起桌子上的报纸看了看,“1959年的报纸,正好是黑溪镇的牧师一家移民离开哈萨的时间。”

    “看来这里很有可能像阿萨克说的就是牧师一家的故乡。”石泉说着拉开了办公桌的抽屉,可惜里面空荡荡的根本没有任何东西。

    接下来,众人挨个搜索了所有的房间,可诡异的是,这里除了些毫无价值的报纸书籍之外,竟然根本找不到任何个人物品以及表明这座小镇身份的东西。

    这本身就不正常,甚至可以称得上诡异。按照苏联人的尿性,就算是提前半年得到消息放弃这里,也肯定会遗留下各种东西,但实际上他们连个伏特加酒瓶子都没找到!

    一楼如此,二楼如此,等到了面积最小的三楼总算出现了些许变化。这层楼的窗户没有用砖块封死,明亮的阳光照进楼道,让悬浮在半空的尘埃都看的一清二楚。

    望着距离自己仅剩不到十米距离的金色箭头,石泉看似不经意的拧了拧这间挂着会议室铭牌的木门把手。

    喀嚓一声轻响,房门被缓缓推开,明亮而空旷的会议室正中央的位置,摆了一张并不算大的桌子,其上还摆着一本厚实的相册。如此显眼的布置甚至让石泉根本都没来得及去看挂在墙上的金色箭头。

    轻轻翻开相册,里面或是黑白色或者彩色的照片记录着这座小镇发生的一切负面记忆。这些照片里有在矿洞里随意掩埋的尸体,有**着身体挖矿的罪犯,也皮包骨一样的孩子带着镣铐瑟缩在墙角吃着根本看不清是什么的东西等等不一而足。

    当初拍下这些照片的人躲在镜头后面,就像个冷眼的看客一样记录着这里发生的一切。同样也记录下了这座小镇的人最后撤退时的光景。

    拎着大包小包行李的小镇居民秩序井然的排着队坐上卡车,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开心和一丝丝的不舍。而在另外几张照片里,却能看到被铁栅栏锁死的井口,以及里面眼神绝望麻木的囚犯,往上伸出的手臂。

    照片到此为止,在相册的最后一页,淡蓝色的钢笔字迹异常工整的写到:

    苏维埃将建设它的人关进监狱,也终将被建设它的人送进坟墓。现在这一天果然来了,希望这一次你们不会后悔。——古洛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