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书吧 > 科幻小说 > 我有一台GBA > 正文 第148章:愚蠢的绑架犯!
    颜冲都没用自己动手,手下的两个“女鬼”就把两个西装男制服了。

    颜冲也没想杀他们,毕竟如果是轮回者的话,这样的弱智已经不多了。

    颜冲掏绳子把他们两个捆了起来,还贴心地帮手筋被挑断的那个人止了下血,然后用冷水把被勒昏迷的那个人泼醒。

    话说女记者的手劲儿还真大,一勒就晕了!

    “说说吧,你们俩是干啥的?”颜冲问道,“拿着枪,上我这儿溜达啥来了?”

    “小子,你别嚣张!”那个断手的人道,“你妈在我们手上。”

    颜冲一听,就紧张了起来。

    “你爹还在我手上呢!”颜冲故作平静地道。

    “什么时候?”那个人还真当真了,毕竟颜冲的实力确实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昨天晚上,然后被我擦了。”颜冲甩了甩手。

    断手男:“!!!”

    你特么逗我玩呢?

    你实力那么强,怎么一点正经的都没有呢?

    颜冲笑道:“说说吧,你们到底想干什么?反正你们如果真抓了我妈,也不急于一时。你们如果不好好说话,现在就得死。”

    “我们只负责抓人,其他的一概不知。”被勒晕的那个人开口了,“我是不会告诉你地址的,除非你给钱。”

    “你想要多少?”颜冲问道,“两块够吗?回去还能坐趟大公共。”

    被勒晕的人:“……”

    你这是打发要饭的呢?

    现在他们两个已经认定颜冲是一个逗比了。

    “不开玩笑,你的母亲真的被我们抓了!除非你给我们五百万,否则我们是不会放人的!”那个断手的人正色道。

    “你别开玩笑了!”颜冲道,“你看我家住的这个破楼,像是一个能拿得出五百万的人家吗?要不这样,我把房产证给你,你拿去卖。你要是能卖出去一百万,我就都送给你了。”

    颜冲家这个位于老城区的多层老楼,岁数比颜冲都大,真卖不上一百万。

    “嗯,这个方法不错。”旁边那个被勒晕的人说道,“哎,哥,咱俩要是拿出一百万把这房子买了,他是不是会把钱和房子都给咱们?那咱们不就有地方住了吗?”

    “闭嘴,咱们上哪弄一百万去?”断手人说道。

    “咱们干完这一票,不就有钱了吗?”被勒晕的人道。

    “那……”断手人转向了颜冲,“你不会反悔吧?”

    颜冲:“!!!”

    神特么反悔!

    谁跟你说这个了?

    关注的重点应该在这里吗?

    断手人自以为终于从颜冲的逗比中搬回了一局,非常的开心,哈哈大笑了起来,然后就被颜冲一脚踹翻在地。

    在这场对话当中,还是谁拥有武力谁说了算。

    “说正经的!”颜冲道。

    “你没有钱,”那个人道,“但是你爸爸有。”

    颜冲眉毛一跳,上去把他硬拽了起来,又给了他两个嘴巴。

    “别瞎说,”颜冲说道,“我爸爸……死了!”

    “啊,不是,不是说那个。”那个人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我是说亲生的。”

    “你才不是亲生的!”颜冲又是一个巴掌。

    他的巴掌非常的重,虽然已经收着劲儿了,但是盛怒之下,还是把他打晕了过去。

    “不,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被勒晕的那个人连忙说道,他可不想再晕过去一次了,“你还有没有别的爸爸?”

    这个时候,女记者就变得非常的兴奋:“你们是不是认识左俊楚?”

    颜冲:“!!!”

    这都哪跟哪啊!

    《爸爸去哪了?》节目组吗?

    这么一会儿,我都三个爸爸了!

    “你们说的人叫什么。”颜冲问道。

    “黄醇厚。”那人说道,“别打,别打,他就叫这个名字!我们查过户籍档案,他跟你母亲是夫妻关系。”

    颜冲:“……”

    妈呀,我不在的这几天,你们都领证了吗?

    颜冲知道醇厚先生姓黄,他妈总是提起的“黄叔叔”就是醇厚先生,所以他本名如果叫做黄醇厚也没什么问题。

    但是你们这些傻子,难道不知道醇厚先生其实是一个资深者吗?

    我都惹不起他,你们在这儿要挟他?

    这不是嫌死的不够利索吗?

    “不对,等一下。”颜冲又道,“如果你们想让我掏钱赎我妈,至于亲自跑一趟吗?”

    “不,我们是想把你也抓回去。”那个人道,“我们计划把他的所有亲戚都抓起来,让他众叛亲离!”

    你们这些弱智……

    不过颜冲现在基本可以肯定这些人不是轮回者了。

    “如果你们的目标是他,那么基本可以肯定,你们死定了。”颜冲道,“这样,你们把我母亲的地址告诉我,我就放你们走。不过你们能逃多久,我就不知道了。”

    “你真的肯放我们?”那个断手人其实已经服了。

    他只是想表现出一些气节来,这样一会儿招供的时候,不会太难看。

    “只要你们说的是真的。”颜冲道,“我没有难为你们的必要。你们想去找黄醇厚送死,那也是你们自己的事儿。”

    “好,好,好!我说!”勒晕人立刻兴奋地说了一个地址。

    “我怎么确定你们说的是不是真的?”颜冲问道。

    “你去一趟不就完了?”断手人说道,“我们本来也要把你带到那个地方去的。”

    颜冲挠了挠脑袋,感觉自己好像上当了。

    看起来,有的时候,表现得太过强势也不是什么好事儿。

    “那就只能麻烦你们两位在这里多等一会儿了。”颜冲道,“我去验证一下,回来就放了你们。”

    “你要是回不来呢……”断手人突然道,“那儿可是还有很多人埋伏的。”

    “放心,”颜冲笑道,“如果都是你们这样程度的敌人,我还没放在眼里。”

    虽然颜冲的话有点扎心,但是他们两个竟然都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大部分人是像我们这样,没错啦……”断手人也是怕颜冲真回不来,“但是我们的大哥非常的凶悍,枪法也非常的好。而且他还新收了一个手下,会妖法!”

    “妖法?什么妖法?”颜冲问道。

    “他能放火球!”断手人说道。

    “什么?”女记者听了突然非常的兴奋,“快带我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