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书吧 > 都市小说 > 反派就很无敌 > 正文 二百九十七章 中举
    “毕竟我对于朝廷上的动向,只能通过暗线联系。”

    “若是宫里的人不给我传信,非紧急事件我是不能与那边单独联系的。”

    “但是你的师父则是大不同,他是直接的任上人,他一定知道京城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行吧!麦凡点了点头,现在也只有他行动不会太惹人眼了。

    薛珏对外用的理由也相当的合理。

    自己的儿子从京城过来,参加了乡试,但是结果却是差强人意。

    因着太过于沮丧了,就想要到自己的师父面前问问,这剩下的路到底要怎么走。

    这风声一传过来,那些个原本有些打算想要去京城国子监入学的学生,也都跟着犹豫了。

    听说那边教授的课程跟金陵府的乡试的内容有些差别。

    正是因为南北学习的风格不同,才让很有希望的麦凡,此次折戟沉沙了。

    这一传十十传百的,大家都对麦凡充满了同情。

    有知情人士看到,薛家的薛蟠一脸的沮丧,连夜坐着马车就去他师父的所在讨教去了。

    想到他还有个林大人做老师,薛蟠的年纪也不过才十五岁的年龄,大家从一开始的惋惜不已,就又变得稀疏平常了几分。

    没事儿,谁科考还是一次就过的呢?

    那些个官宦家的子弟也不是人人都能一次就过的。

    大概是抱着这种心理,等到麦凡走后,金陵府出了乡试中举的喜报的时候,大家对薛蟠的成绩就没多少关注了。

    只是由着那位站在府衙门前,敲着锣鼓,一个一个的唱榜的差役口中没多久就听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名字了之后,不少人都懵逼了。

    “差人,您刚才说的是谁?”

    “乡试第三位的是薛蟠?”

    “不可能吧!若是真考了第三名,他何至于……”

    等等,人家仿佛也没表现出什么来吧?

    这薛家的薛蟠只是难过的去了老师的所在了。

    也许在学习很好的人的眼中,第三名的成绩实在是很差了,难道说,人家本来是奔着乡试的头名来的?

    各家过来查看成绩的人都陷入到了沉默当中,其实若是这么一想的话,人家对考试成绩的标准不同,当然表现出来的也不同。

    与头名失之交臂了,对自己要求严苛一些的人当然会受不了的。

    再想想薛蟠只有十五岁的年龄……

    大家都已经给他找好了理由了。

    当然了,薛府虽然将自己的少爷给送到了扬州了,但是在出榜单的时候,肯定是派了自家的人过来看成绩的。

    只是连薛府的下人都被自家的老爷和少爷的演技给骗过去了,原本过来只是不甘心的走个过场的,谁能够想到,自家的少爷不但中了,而且名次还特别的考前!

    负责跑腿的这位仆役,原本还以为自己领到了一个苦差呢,等到薛府肯定没有个好脸色。

    谁能想到这一开始就在榜单上看到了自家的少爷不说,顺带的还能跟着报喜的官差一起,往薛府的方向报信呢。

    这位仆役可不敢耽搁了,他在确认了薛蟠的姓名之后,是撒腿就往家中跑去。

    自家的老爷可是认为此次要落榜的,家中可是什么都没准备呢。

    不管少爷现在在不在,总是要将喜钱给准备好啊!

    于是,喜出望外的仆役飞奔回家,其实早早就等在厅内的薛珏,现在可紧张的要死了。

    虽说他的儿子说此次答卷并没有什么疏漏的地方,依照他的判断应该是能中举的。

    但是薛珏总觉得自己的儿子对自己有认知上的错误。

    你看他周围的那些官宦子弟,都考到了二三十岁才将将中举的,他的儿子,就在京城读了三年书,还要应付那些个勋贵的子弟,他就能考上举人了?

    而现实就是这么的完美,等到薛珏听到自家的仆役报信回来了之后,他手里的斗彩珐琅杯子都摔在了地上。

    这时候他可不会心疼一个杯子了,薛珏剩下的全都是想要赏赐下人,举府欢庆的念头了。

    “赏!赏!赏!”

    等到这三声喊完,整个薛府就行动了起来。

    这金陵府内,连着三天,全都是薛家的流水席一般的庆祝。

    这位薛家的家主,一掷千金,不但到处撒钱,还带着人为自己的儿子祈福,做起了施粥的大棚。

    薛珏在金陵府内大摆筵席而事件真正的主角麦凡,却是一顶青色的马车直接入了林如海的府院。

    这位麦凡挂名的先生,问了麦凡此次的文章,看了他的答案了之后,这才开始正视他的这位挂名的学生。

    林如海从没想到,他的一个随手的推荐,就能让麦凡走到现如今的地步。

    因为麦凡的这份答案在他看来,中举是稳稳当当的。

    本也是青年才俊,探花之姿的林如海自然是爱才的。

    此时的他看着薛蟠印象可是好了三分。

    而对对方说出来的话也温柔许多:“你先将信留下,在我的府邸多住几日,我闲暇时指点你一些功课,待到国子监开学之后,你从我这里直接返程即可。”

    “现在你可以先去我的书房中瞧瞧,若是有没见到的还喜欢的书籍就挑出来,权当是我这位当先生的送你的中举的礼物吧。”

    这倒是好!

    不过这些不着急,麦凡对着林如海道了一声谢,紧接着就从自己衣服的内衬中掏出来了厚厚的一叠信件。

    这些信件都是他的父亲整理的,不敢假手他人送出的资料。

    一些是金陵府内官商最近的动向,另外一部分就是对于现在皇帝突然抛出橄榄枝一事儿的问询了。

    这些东西才是麦凡特意过来一趟的最主要的原因,现在递到了林如海的手中,他可算是完成了自己的任务了。

    麦凡和林如海都松了一口气,之后,林如海才有心思去询问一下他较为关心的另外一件事情。

    “不知道黛玉在她祖母的府上过的可算是舒心?”

    麦凡摇摇头,并没有添油加醋,他只是以自己的视角来评判了一下贾家现如今的情况。

    “先生也知道学生家中的主业是什么,就我对贾家的了解,这位只单单是从产业方面来讲,是经营的极差的人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