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书吧 > 都市小说 > 爹地快来,巨星妈咪住隔壁 > 正文 第1060章 图谋不轨
    南星也惊了:“我哥要结婚了?

    和谁啊?”

    这话把宁染给气的!    我这一个大活人就在你面前,你竟然说出这样的话?

    这意思是你心里除了我之外,还有可以和你哥结婚的人选?

    本来是想帮着他说话的,现在都不想理他了!    老太太也沉着脸,“你说的是什么话?

    你哥当然是和你嫂子结婚了,他还能和谁结婚?”

    南星看宁染脸色不太好看,这也才意识到自己是说错话了。

    “嫂子,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觉得突然。”

    老太太一瞪眼,“人家都俩孩子了,你还突然?

    你那八字没一撇的要结婚不突然,人家有俩孩子的结婚突然了?”

    这话怼的南星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自己最近真是水逆,说什么都是错,见谁都被怼。

    “奶奶,我也不是那个意思了,既然哥哥要结婚了,那正好啊!    我提亲成功了,就和哥哥一天结婚!    我和哥哥一天出生,再一天结婚,那岂不完美?”

    南星自己说着,竟然兴奋起来了。

    然后就看到老太太和宁染就那样盯着他看。

    南星摊了摊手,“我说错什么了吗?”

    “没错。”

    宁染笑道,“那你准备如何提亲?

    唐静芫家在哪儿,你知道吗?”

    “不知道。”

    南星答。

    “那你去哪儿提亲?”

    “我可以打听清楚她家在哪儿,然后上门提亲。”

    “那你准备让唐静芫知道这件事吗?”

    “暂时不让她知道,但她会知道的。”

    宁染摇头,老太太也摇头。

    南星是真的疯了,这是她们现在的共识。

    “你一边冷静一下吧,别胡闹了。”

    老太太嫌弃地说。

    *    次日,宁染再度约了唐静芫。

    唐副总已经恢复上班,正常工作,像没事发生过一样。

    本来她的辞职报告也没批,她还是原来的职位,原来的办公室,一切都没变化。

    都知道唐副总高冷,也没人敢去八卦她这件事。

    但同事间私下还是会说,唐副总和南星少爷好像有事儿。

    到底什么事儿,大家都不清楚。

    也不敢问。

    宁染在公司楼下等了好久,唐静芫才一身职业装下来。

    宁染自己也是美女,但看到唐静芫穿着那一身小西服,觉得真是太好看了。

    难怪南星那样神魂颠倒,要自己是个男的,怕也会拼命追求的。

    “唐副总,你在公司的时候,那些男职员恐怕都没什么心思工作吧?”

    宁染开玩笑道。

    “怎么说?”

    “你太漂亮了,那些男职员都盯着你看呢,哪里还有心思工作?”

    唐静芫说得很霸气:“他们不敢,谁敢盯着我看,我就让他滚蛋。”

    宁染笑:“那你们公司的男职员真是可怜,有美女看还不能看,那得多煎熬。”

    “公司的美女很多,他们可以看其他人。”

    唐静芫也笑了笑。

    *    来到餐厅门口,唐静芫突然停住脚步:    “南星不会也在吧?

    如果他在,我就不进去了!”

    “他没在,你放心吧,但我要说一些关于你和他的事,非常有趣!”

    宁染笑道。

    唐静芫摇头,“我不想聊他,他太幼稚了,他是把无聊当有趣!”

    “不不不,这一次他是真有趣。”

    两人进了包间,入座。

    “我先说好啊,吃饭之前,不许说南星,影响我胃口。”

    唐静芫说。

    “行,那我们一会再说。”

    两人都吃得不多,吃了几口,就慢慢喝红酒。

    “我现在可以说了吗?”

    宁染笑道。

    “如果太无聊,还是别说了。”

    “并不无聊,相反我还觉得有些感动。”

    “感动?

    你觉得他要和我回京城,这让我感动吗?

    他是南家的少爷,不好好呆在花城,竟然要陪我回京城,这分明就是要胁我。

    这有什么好感动的?”

    宁染举杯,与唐静芫碰了一下。

    “南星说了,他要去京城你们家提亲!”

    唐静芫差点把喝到嘴里的红酒给喷了出来。

    幸亏有着良好的教养,这才强行忍住没喷出来。

    “你说什么?

    提亲?

    他是疯了吗?”

    唐静芫大叫一声。

    “看起来倒也没疯,相对正常。

    而且他很坚决,他要求南家派大队的提亲队伍入京,到你家去提亲。

    但他又不知道你们家在哪儿,现在还在打听!”

    宁染说。

    唐静芫脸色都吓变了,“他在打听我们家住哪儿?

    这可不行啊,要是我爸知道了,会怀疑他图谋不轨!    要是让人把他给抓起来了,那可怎么办?”

    宁染一想也对,唐静芫的爸爸位居高位,去打听这样一个人物的住处,那当然会引起怀疑。

    而且这种事很敏感的,到时恐怕不好说清楚。

    “那怎么办?”

    宁染也有些担心。

    “劝他别发神经,赶紧收手!京城不是他可以胡闹的地方!”

    “我和老太太都劝过了,他根本不听。

    而且他还说了,要是南家不答应,那他就自己组织去京城,一定要提亲。”

    唐静芫直接站了起来,“我现在就去找他,骂醒这个神经病!”

    宁染劝住唐静芫,“你不用去找他,我只要打电话给他,说你在这儿,他自己会跑过来的。”

    说完打了电话给南星。

    然后半小时不到,南星就真的赶到了。

    “两位喝着呢?

    我就不喝了,一会我给两位当司机,送两位回家。”

    南星讨好地说。

    唐静芫就那样静静地看着南星,看得他发毛。

    “怎么了,我脸上长痘了?

    你盯着我看?

    还是我长得太帅了,让你忍不住要盯着看?”

    唐静芫叹了口气:“果然是疯了。”

    “谁啊?”

    “南星我告诉你,我在很小的时候,我爸都不许我们在外面提他的名字。

    一方面是因为规定,另一方面是为了我们的安全。

    你如果胆敢到京城去打听我家的住处,我保证你会很快被扣起来。

    到时我都帮不了你,你不要犯傻,连累和你一起进京的人!”

    唐静芫没有吓唬南星,她说的都是事实。

    可是南星无所谓:“我不怕,如果把我扣起来,我就说,我找你们家,是为了提亲。

    你哥也认识我,到时他会替我说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