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书 > 修真小说 > 大林和小林 > 正文 第385章 众人上山
    正文

    看到刘玉英被折磨成这样,小林怒不可遏,他大声说:是谁把他绑上山来的?站起来。他这一嚷立刻吓得两个人几乎坐在地上,胡大立刻走过去,一只手拎起一个往前走,在离小林还有四五米的距离时,轻轻往前一丢,把这两个人差一点没给摔死。此时的刘玉英正在怒骂,他突然好像听到熟悉的声音,转过头一看,不禁愣住了。她看到了两张熟悉的脸,不由得心里一惊。他仔细一看确实是小林和胡大。

    她大声说:小林哥是你吗?这一声小林哥叫的小林鼻子一酸,差一点眼泪流出来。他点头说:是我。玉英。刘玉英一见眼前的人真的是小林,立刻来到小林身前放声痛哭,小林用手拍拍他的肩膀说:玉英不哭,你先别难过,等我收拾完这两个家伙在说。看到眼前的情景,田魁心里一翻个,今天这算完了,没有想到,自己手下抢来的人,竟然是小林相好的,这还有自己好果子吃?想到这他就想溜。胡大一步上前用手按住他说:田魁,你跑什么?怨有仇债有主。和你没关系。你回原位坐下,可别乱动。田魁一听只能乖乖的坐下来。

    在小林的安抚下,刘玉英这才止住哭声。他看了看被胡大摔在地上这两个喽啰。咬牙说道:小林哥,把他们两个交给我。小林说:大家听好了,从今以后谁也不许下山祸害百姓,更不许强抢民女,如果谁这样做了,今天这两个人就是他的榜样。说完他转身对刘玉英说:这两个人就交给你处置。刘玉英转过身从一个人手里拿过一把大刀,一伸手抓住一个人的袄领子往外就走,这个人大叫道:饶命呀,饶命呀。大当家的这不关我的事,是二当家的叫我们这样干的。田魁一听心里不好受,他用手一拉小林的衣服说:兄弟,看在我的面子饶了她们,再说他们也不知道是你相好的。小林大声说:大当家的,我问你,这个人要是你的女儿,你会怎样?一句话田魁无语了。人都是有血性了,如果换成他田魁,以他的脾气秉性他会灭他的全家。

    看到田魁无话,这个人知道在劫难逃,于是央求道:姑娘,求你高抬贵手饶了我。另一个也说:饶了我们吧,下次再也不敢了。胡大使劲打在一个人的脑袋上,大骂道:男子汉死就死了,还求饶?算什么男子汉?说完用手一拎这个人,就像拎只小鸡一样往外走,时间不大外面就传来几声惨叫。

    时间不大,刘玉英从外面走进来时,小林看她的脸色还是余怒未消。由于愤怒和激动,他的脸有些抽搐,满脸铁青。小林说:玉英,你和胡大哥先回大镇通知谢安,叫他门立刻上山,我在这里接应她们。胡大一听就问:刘玉英你累不累,能不能坚持?刘玉英是个烈性女子,他凭感觉就知道有事,于是就说:我没事,咱们现在就下山。说完二人和小林告别骑马走了。

    小林看了看这些人,又看了看倒在地上的二当家的说:大家赶快把这里打扫打扫,把这几个死得太出去埋了。众人一阵忙乱,等把这里都弄干净,已经天亮了。小林对田魁说:大当家的,麻烦你带我到各处转转,我要看看这里的地形。田魁此时真是一点办法没有,他看了看小林那有些红肿的眼睛说:就现在吗?小林说:马上就走。田魁只得陪同小林走出大厅。

    此时太阳从东方冉冉升起,一轮红日照遍大地。满山翠绿欲滴。劳累一宿的小林,看到这一幕心里顿时畅快了许多。现在终于了一块能够立足的地方了,尽管他还很小,可是将来说不定是很大很大。这田家寨方圆十五里,总共由有三个大山头和五个小山头组成,咱们住的这座山是最平坦的地方。另外两座山比这座山险峻高大,还有两个山洞,哪里有咱们储藏的粮食物品。小林听了他的介绍,对田家寨有了清晰的了解。心里不住的暗想,这里真是个好地方。这里易守难攻,在田家寨的前面有一条小路可以上山,在他的两边都是悬崖峭壁,真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感觉。他们又看了看那两个藏粮食的山洞,这里只要派少许兵力就可以了。这里将来可以作为后方基地,进可以攻退可以守,真是理想的军事之地。看罢多时,小林心里十分高兴,他又询问了整个山上的人数,田魁告诉他:整个田家寨还剩下一百零三个人,主峰六十三个,剩下的都在其他两个山上看粮食小林听了,心里十分高兴,同时,他在心里盼望谢安他们早点到山上来。

    第二天下午,谢安把一部分人交给他的侄子谢玄带领,住在离此山十五里的叫安惠山地方住下,他带领剩下一大部分来到山上,他们刚住下来,又有人来报:刘玉英和王道和兄弟两个带人来到山下。二人急忙过来迎接,这下可热闹了,这座山平白增添三千多人,显得有些拥挤。到了第二天,又有传闻,说是驻守在土城的司马孚出动了六千人马,杀向大镇。众人一听不由得紧张起来。

    听到这个消息,司马瑞召集众人开会商讨对策。谢安说:我已经让谢玄率领一千人驻扎在安惠山可作为掎角之势。胡大说:不用担心,我老胡一个可抵千军万马,到时杀他个人仰马翻。谢安说:这几千人马却是不足虑,可是关键是以后,咱们怎样办?司马孚的两员大将童谣和上官云这次一起过来,人家人多势众,咱们要速战速决。小林说:我看这样吧,我和胡大哥先一步下山,等司马孚到来时偷袭他的联营,到时你们再出击,咱们来个里应外合,就算打不败他,也要挫挫他的锐气。大家都认为小林的办法可行,于是司马瑞派将谢安和王道林率一队人马出山,在山的左侧埋伏。刘玉英和王道河两个在右侧埋伏,这两队人马在战斗打响后,分别从两侧向敌人发起进攻。

    司马瑞说:爸爸和小林叔叔,这次关键也是最危险的就是你们两个人,只要你们偷袭成功,这一仗就能胜利一半。小林也深感责任重大,胡大此时却满不在乎。他说:小子你放心,我们两个没事。说完散会各自准备去了。

    司马孚是司马家族中的远枝,他是司马师的后人。率领一万人在土城驻守,头两天得到传报,知府阚泽丢了,他吃了一惊,经过仔细了解,有人说:阚泽假借宴请谢安为名,设下鸿门宴,结果他和他带领的三十多人,除了跑回来的六七个人外,其余都不是死了就是被俘。这下震惊了他,这还了得,知府阚泽是国师的红人,他在这里就像监军一样,就连我都要让他三分,他这一失踪那还了得?于是他急忙责令府衙派人去寻找,可是传过话来,没有找到,没有办法,他就亲率大军杀奔大镇,可是刚到半路上,就有人来报,说是谢安他们举家搬到田家寨,司马孚二话没说又杀向田家寨,可是他哪里知道,他到了田家寨,就如同进了龙潭虎穴。

    (本章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