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书 > 修真小说 > 大林和小林 > 正文 第358章 落入圈套
    正文

    为什么小林听到这句话感到震惊呢?他先前说的话是猜测的,没有想到的是,还真让他给猜中了。面对大批魔教的人,清德不但不紧张,相反他还笑得出来,这不就证明了清德不是投靠了魔教又是什么?若果他投靠了魔教,那么把他们几个骗到这来的目的,不就是要魔教消灭他们吗?这后果该有多么严重。想到这里,小林一个健步就来到清德面前,一伸手就把他的下巴托起来,然后一捏他的腮帮子,清德不由自主地张开嘴,小林一使劲就把他的一颗假牙摘下来。

    然后一使劲,就扔到远处的水里。刚到水面上,立刻水面发出一声爆炸声。这一连串的动作只是在电闪火花之间,清德根本来不及反应。他只能惊讶的睁大了眼睛,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看到清德那个样子,小林从心里反感。可是他尽量心平气和的说:说说为什么这样做?清德见小林这样问,立刻哭诉道:我也没有办法,是他们逼我这样做的,我要不这样做他们就要杀了我。小林全明白了,清德贪生怕死,为了保全一条狗命,这才委曲求全依靠了魔教。胡大上前就要对清德下死手,小林一伸手说:胡大哥请等一等,我有话说。胡大一听大声说:有什么话说?像这样苟且偷生之辈,要它何用?趁早宰了得了。小林说:我有话说。有什么话快问,一会儿骑兵就会赶到

    小林看了看远处越来越近的骑兵,他对清风说:师哥,我知道你水性很好。趁现在敌人的骑兵还没有完成最咱们的合围,你赶快向这个方向跑,我和胡大哥能够掩护你一段时间,的确,在这几个人当中,清风的武功最弱,要他先走才是上策,不然真要打起来,还要抽空照顾他,有他在这里,不但帮不上忙,反而是个累赘。清风也明白,可是他还想和小林他们一起,胡大也说:赶快走,要不走就走不了了。清风一见没有办法,只得说了句:明月和胡大哥,咱们后会有期。说完就见他往前紧跑几步跳进水中,然后奋力向前游去。

    看到清风走了,小林一颗悬着心才放下来。抬头看看那些魔教人,就见他们在离河岸有四五百米的距离纷纷下马,因为这里道理崎岖不平,战马根本上不来。不过在这些人当中,真正魔教人并不多,只是在这里面有许多当地的军队里面的士兵。小林看了看这些人,然后扭回头说:清德,咱们是兄弟一场,我不难为你,只要你说出来师父纪灵的遗体,或者他老人家的坟墓在哪里?我就放你走,我知道你的水性也很好,游过这条大河完全没问题。

    说完他看着清德。此时清德的心里十分矛盾,当时为了活命,他和其他六个人不得已才投靠魔教。现在他的假牙已经被小林拔去了,当时说的明白,这假牙就是生命,有它在就有命在,没它在,这个人的命就不在了。现在,也就是说了,魔教的人不会饶了他,若果不说,小林绝不会饶了他,早知现在,何必当初,真是两难。最后把牙一咬说:师傅的棺椁在白云观左面山上的一个山洞里面,那里有三个魔教人看守,准备过几天运到京城,供国师做试验用。小林追问了一句:此话当真?我要有半句假话,天打五雷轰。小林一听这话,这才确信是真的无疑。

    清德说完这句话,他不安的看着小林。小林看了看他说:你自便吧,希望你今后好自为之。说完他和胡大抬头看了看向正往这边跑过来的魔教人,二人赶紧向远跑去,因为对方人太多,有谁在这里等死。看到胡大和小林跑远了,清德赶紧跳进滚滚的河水中逃命。看到小林和胡大向远处跑,为首的魔教人一看,赶紧吩咐,立刻包抄过去,一个都不能让他们跑了。国师和殿下下令,放跑了谁,也不能放跑了胡大和小林。于是这些人像潮水一般冲过来。

    胡大说:这样不行,迟早要被人家追上。那可怎么办?胡大说:实在不行就跳河,从河里逃走。小林一听猛然想起来,上次他和胡大从京城往回走的时候,也是遇到了当地官军的围捕,当时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跳水逃生,结果胡大不会水,那次弄得差一点送命,这次看来比上次还惨。他们正往前跑,突然从前面出现十多个人,他们手拿弓箭,看到小林他们跑过来,这些人也不答话,他们弯弓搭箭瞄准小林他们两个就射,一只只雕翎箭嗖嗖从他们身旁飞过,二人一见不好,赶紧飞身跃起,快速冲到这些人近前,抬手就是两玄幻掌,这些人就像风中的树叶一样,被打出去十多米远,然后重重的摔在地上,他们大多数都没能够在站起来。

    刚打跑这些人,又有几十人冲过来,为首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魔教人,他手拿钢刀,看到胡大和小林,挥刀就冲过来,还没到小林近前,小林抬手就是一核桃头大的石头子,这颗石头子就像长了眼睛一样,正打在那人的胸口,他大叫一声死尸摔倒在地。剩下的人一窝蜂似的冲过来,二人一见赶紧舞动双臂,小林一个玄幻掌打出,这些顿时被打出去有十多米远,哭爹叫娘声不绝于耳。二人又往前跑出有几十米远,就见前面站立一队人马,约莫有上百人左右,在他们正中的位置,站立一个老者,小林一见认识,就是大林的教师爷尚道明。

    尚道明在这里已经已经等候多时了,他看到胡大和小林就说:别走了,此路不通。看到尚道明小林心里一翻个,完了,上次小林使用白灰阵把尚道明整惨了,尚道明被迫使出巨球和土龙后,二人就结下不小的冤仇,这次见面他能饶的了吗?不过我和我师爷学习了一年多,这次正好验证一下,到底怎么样?此时胡大看到尚道明,就像在河里挣扎看到一棵稻草一样,他心里不住的说:看来我们有救了。

    尚道明看了看小林和胡大,就见二人浑身都是血和土,都分不清出原来衣服是什么颜色的了,可见二人经过怎样的混战。尚道明对旁边的人说:大人,您在旁边给我观战,我去会会他们。说完他往前走了二十多米,向胡大和小林大声说:反贼,还不过来受死,等待何时?小林一听大声说:简直是胡说八道,谁是反贼?你们杀我师父和师兄弟,灭我白云观,请问,我们犯哪一条王法了?你们魔教横行天下,顺我或逆我者死。你看看那么多人惨死在你们魔教下,你们才是最大的反贼,天下人恨不能喝儿血吃尔等肉。你们等着,我们总有讨还血债的时候。旁边那个当官的心里说,上道爷也真是的,和他们费什么口舌?过去把他们拿下就得了,咱们又有圣旨,怕他干什么?

    几句话说得上道明哑口无言,他说:小林胡大,我们这次侍奉了皇帝的命令,前来捉拿白云观这些反叛,尤其是你,你大闹国师府,私闯皇宫,劫监反狱,私放罪犯。条条状状都是不赦之罪。我可以告诉你,白云观到今天的结果,都是你造成的,你还有什么话说?小林一听觉得他说的也有些道理,就说:既然是我造成的,一切罪责都由我承担,为什么滥杀无辜,牵连白云管那么多无辜弟子。尚道明说:你忘了,我大晋朝有连坐制度,一人犯罪全家坐牢,他们都是吃你挂劳。小林冷笑一声:尚道爷,您也是成名多年的剑侠,其实您心里比谁都明白,就是我没有这么多事,难道说魔教就会放过我们了?不会,他照样不会放过我们,若果我们不加入魔教,国师等人还是不会放过我们的。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今天既然遇到了,就不要逞口舌之快,咱们还是拳头见分晓。

    尚道明一听用手一拍大腿说:好样的,痛快。今天咱们就见分晓论高低。小林低低的声音对胡大说:你不会水,快跑。这里除了尚道明,睡也不是你的对手。说完他舞动双拳就和尚道明战在一起。

    今天是我们伟大领领袖***生日,让我们永远牢记他老人家的丰功伟绩。

    (本章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