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书 > 修真小说 > 大林和小林 > 正文 第334章 小林的师爷
    正文

    看到自己的二师兄要和自己比武,小林的心里一百个不愿意,昨天从两位师傅的表情上就可以看出来,此次去见师爷未必是什么好事,只是这个想法只能憋在心里,不能往外说而已。而自己的二师兄并不知道这里面的内情,他只是认为,两位师傅带自己去见师爷,是多麽光彩的事情。小林想到这他说:二师兄,以前咱们不是经常比武吗?咱们两个不分彼此各有胜负。二师兄说:那是几个月以前的事了,咱们还是现在比试比试吧。因为明天你就走了。小林听到这,心里明白,今天不比是不行的。于是他就说:二师兄,你多承让。

    说完,两个人个拉开架势。二师兄的拳法讲究快猛,他人高马大身强力壮,强健的体魄再加上极快的速度,这是他战胜白云观里面众多弟子的诀窍。两个人一伸手,小林就觉得二师兄的武功在这几个月中,确实进步不小。他的拳法变化莫测,拳大力沉打的狠准,而且窜蹦跳绕步伐轻盈,令人目不暇接,稍有不慎就会吃大亏。小林用两位师傅教的拳法和二师兄对阵,打着打着,突然二师兄的拳法变了,就见他一个横推八百,小林一见并不怠慢,赶紧使了个顺手牵羊,用手去叼二师兄的手腕子。可谁知二师兄却由拳变成掌,来个反抓,小林用力一抽,二师兄一个兔子蹬鹰,小林一见不好,赶紧双脚用力,身子迅速往后退,这一退退出去有三四米远,二师兄一下蹬空。跟找他一个大鹏展翅,双脚飞奔过来。小林一见赶紧试了平步青云,身子跃起有四五米高,在空中来了个平步轻移,往前走出四五米远。就这一招二师兄就信服。

    他在心里不住的想,明月出去有几个月的时间,怎么会这么多的招数?尽管他心里不解其中的缘由,可是他仍然手下加紧,突然使出了他独创的长拳,这套拳法变化多端,一路拳分三路。三路拳又分九个套路,每个套路有分成六十四个招式,一时间把小林忙活的眼花缭乱,小林一看不好,赶紧抽身闪开,可是突然之间二师兄的脚就到了,这一脚正踢在他的大腿上,小林一个没站稳摔倒在地。二师兄赶忙走过来把他拉起来,然后说:你的功夫还要抓紧练。然后转身离去。

    小林看他的背影微微一笑,他正要离开,突然纪云走过来,他看到自己二徒弟走远了,这才说:你二师兄的脾气什么候才能够改掉呀?小林转过头来说:师傅,刚才您都看到了,纪云点点头,接着他说:你记住,戒骄戒躁,海纳百川,人们称它为宽广,是因为他有容人之量。小林点头说:师傅,我记住了。纪云高兴的说:好呀,明天就跟随我去见你的师爷。不过,你到见机行事。

    第二天早早的使师徒人就告别众人上路了,临行前纪灵多次嘱咐小林,要他在路上一定要小心,小林点头说:这次有我师傅在,您就放心吧。和小林要好的几个人也千嘱咐万叮咛。看看这场景,许多人都不由得溢出了泪花。这一路上,师徒二人饥餐渴饮晓行夜宿,就这样马不停蹄的往前赶一月有余,这一天来到了雷州地界。纪云说:到了雷州地界,就算到了三清观了。小林听了为之一振,到了雷州地界就等于到了三清观,就可以见到自己的师爷了。小林此时又高兴又有些忐忑不安,听两位师傅讲自己的师爷性情古怪,他能否收留自己呢?

    第二天的上午,小林他们就到了一个大镇,他们找了个店住下,一切都安顿好了,纪云说:明月,明天你那里都不要去,你就在这里等我,明天我有点事,后天我再带你去三清观,见你师爷小林点头称是。第二天纪云一个人来到三清观,当他抬头观看,就见三清观巍峨壮观,远非从前可比。这时从里面走出来一个老道,抬头看了看纪云,然后说道:师弟,怎么是你?你什么时候到的?纪云上前施礼道:纪军师兄,我刚到,你这是干什么去?纪军说:我正要到镇里去办点事。纪云说:师傅在吗?纪军说:在是在,不过师傅这几天不知道为什么老生气,现在的正在气头上,再说师傅不是说,不要你来三清观了吗?纪云一听赶紧说:这么多年了,师傅的火总该消了吧。纪军用鼻子一哼说:别说过去这么多年,就是在过去这么多年也消不了。你知道当年你打死的是谁吗?纪云一愣说:谁呀?纪军说:就是师傅的儿子。纪云睁大了眼睛说:不可能?纪军说:怎么不可能?你不知道,师傅是半路出家,他出家的时候,他的儿子还只有八岁,只是因为没人管理,他结交了一些不三不四的人,后来被一个恶霸收买,成为他的爪牙和帮凶。

    听了他的话,纪云半天才说:你是怎么知道的?纪军说:我也是事后才听人说的。所以我劝你还是回去吧,免得惹他老人家不高兴。纪云一听难怪当年他老人家不高兴呢?于是就说:麻烦师兄传一声给师傅,就说弟子纪云拜见师傅,另外我还给带来一样特殊的礼物。纪军往四周看了看说:什么特殊的礼物?我怎末就看到你一个人冷冷静静。纪云说:就麻烦师兄通禀一声。那好吧,我说可是说,到时见不见可就两说着。说完转身离去。

    纪云在外面等了老半天,也不见纪军从里面出来,急的纪云直搓手,不住的来回走。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纪军终于从里面出来,纪云赶忙走过去问:师兄,师傅愿不愿意见我?纪军摇摇头说:师傅说你已经离开三清观了,就不应该在回来了。后来师叔在旁边说了几句,师傅最后终于同意,在他的禅房见你,不过你要好自为之,我看师傅的脸色不好。

    纪云说:我知道了。他心里说,只要师傅见我就好办了。

    纪军说:你跟我走。纪云跟着纪军往前走,这里的一切对于纪云运来说都是陌生的,原来的一切都留在他的记忆里了。他们拐过一个大殿,又走过一排排打坐的蝉房,终于来到三清观主欧阳忠惠的房间。欧阳中惠在道教中的辈分最高,他一共有五个徒弟,大徒弟欧阳普中,道号纪平。是他的一个本家侄子,二徒弟纪田。三徒弟季军,四徒弟纪云,五徒弟纪灵。这天欧阳忠惠正在打坐,听纪军说:纪云来了,他原本不打算见他,可是经不住他师弟劝说,这才勉强答应见一见。

    纪云走进老师欧阳忠惠的房间,见欧阳忠惠坐在一旁闭目养神,纪云赶紧过去跪倒在地:弟子纪云参见师傅,师傅你这些年可好?说完竟然哭了,人都是有感情的,这么多年不见,纪云心里不好受。欧阳忠惠面沉似水,似乎纪云的到来对于他开讲,似乎是无所谓。过了一会儿欧阳忠惠说:你有什么事吗?纪云说:我这次来主要是过来看看您,这些年你身体可好?哪知欧阳忠惠说:看也看了,你还是回去吧,我听说你的白云观打理的不错,你眼好自为之。

    纪云一听这是要往外送客,可是明月的是还没有说呢?这可怎么办?

    (本章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