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书 > 都市小说 > 第一讼 > 正文 第七百零六章 庚帝二十年旧案
    第七百零六章庚帝二十年旧案

    这实在太让人惊诧了。

    几个和娄柏昀往来甚密的官员也跟着起身,拱手抱拳行礼后向年轻的帝后表达了臣服之意。

    余下大部分官员虽然都在冷眼旁观,可他们目光微闪,似乎心里都有着自己的打算。

    凤戈继位,长宁封后。

    他们山呼万岁。

    可是如果问这些官员,是真心臣服年轻的皇帝吗?是真的觉得凤戈会是个明君吗?愿意任凤戈差遣吗?愿意把年轻的皇帝视为自己毕生追随之人吗?

    其中大部分人都不知道如何回应。

    做为朝臣,他们忠君似乎是顺理成章的事。可是要问凤戈的个人魅力能否征服诸人,让朝臣们心甘情愿为其所用?恐怕还有些难度。

    今日娄相之举,无疑是打破了这个僵局。

    凤戈缓缓起身,环视诸人。然后沉声说道:“诸位的心意,朕绝不会辜负。若干年后……朕绝不会让诸位后悔今日所言。”

    诸人眼光微凝,娄柏昀为首,跪地谢恩。

    感谢凤戈给了他们大展身手的机会,感谢凤戈是个不拘一格的性子,他们满腔抱负,便要在年轻皇帝的带领下,却实现。

    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跪拜大军。

    大殿一片肃然,一个……十个……二十个……最后殿下跪了乌泱泱一片。

    谢相是最后跪地的,他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前一刻他还在殿上讨伐姓娄的,斥责他僭越,不敬帝后呢,怎么下一刻他便跪地行礼,而且帝后的反应……让谢相的心跟着沉了沉。

    娄柏昀的清高在京城几乎能和云驰相媲美。

    谢相不敢招惹云驰,是因为云驰的出身,他身子里流着凤家的血。

    可是姓娄的……只是因为其父位高权重,其父辞官前向庚帝开了口,庚帝很轻松便允了。

    姓娄的年纪轻轻,一越便成了娄相,和他比肩。

    谢相可是摸爬滚打了十几年,这才有了这样的位置。可是姓娄的呢?招几个年轻公子哥在家里吟诗做对,偶尔办个茶会花会,被人赞一声儒雅无双。朝上朝下竟然无人反对,而且继任后,姓娄的做过什么?

    连上朝都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

    庚帝这几年没精神计较。对姓娄的便睁只眼睛闭只眼睛。

    这在谢相看来完全不负责任,简直就是个混世魔王。可就是这样一个人,竟然得了年轻皇帝的青睐。

    这见鬼的世道。

    谢相一脸不甘的嘀咕道。谢相抱怨的声音虽然不大,可是两人离的近啊,所以娄柏昀听到了。

    往日他是不屑和姓谢的计较的。他巴不得姓谢的多围着庚帝转几圈,最好转的庚帝眼中只有姓谢的,他才好无事一身轻在家中闲散度日。

    可此一时彼一时。

    “……今日陛下和娘娘盛宴款待臣等,这样良辰美景之时,本不适合说些扫兴的话。可有些话臣不吐不快……臣要弹劾一人,此人身居丞相高位,却不念皇恩,不顾德行。暗中和人勾结。

    借机哄抬京城物价。

    大发国难之财。

    这还只是在京城,远离京城,更是肆无忌惮。以至庚帝二十年冬,数百饥民饿死在街头。”

    庚帝二十年,就是两年前。萧樱倒是听缪小公子提起过,说是那年冬天特别冷,不少地方冻死了人。

    偏偏那年夏天有几个郡还遭了水患,秋粮颗粒无收。

    好在太平郡还算太平,百姓好歹有饭吃,虽然冷的厉害,可是填饱了肚子,似乎人也暖和些。

    不过太平郡外,似乎传出有大股流民南下。

    她闲聊时也和凤戈提起过,凤戈说自己那时候‘醉生梦死’,太平郡的大事小情由殷氏把持着,他这个傀儡能做的也只是不让自己郡里的百姓饿死,至于太平郡外……他便无能为力了。

    萧樱不喜欢凤戈那幅自嘲的语气。

    也心疼那时的凤戈,那之后便再也没有提起这件事了。

    萧樱只知道,庚帝二十年是个灾年,可到底因灾死伤多少人,那灾又闹到何种程度,萧樱便不知道了。

    今天突然听见娄柏昀在殿上提起,不由得目光微沉。她扫视诸人,似乎娄柏昀所为出乎所有的意料。连那几个和他共同进退的官员,脸上也露面惊诧之色。

    似乎没想到娄柏昀竟然选在这样一个时候,说出这样的话。

    他弹劾的是谁?似乎不言而喻。

    丞相有两人,一个姓谢一个姓娄。如今娄柏昀开口所说的,自然是谢相。

    谢相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姓娄的竟然反咬他一口。他不过说他说话办事有失规矩,同殿为臣,他还是给姓娄的留着面子的。

    而且庚帝二十年的事……

    当时庚帝都没有说什么。

    难道时隔两年了,新皇帝还要追究不成?

    “娄相,说话要讲个证据。当年我是奉旨赈灾……我不敢说自己行事万无一失。几百人冻死街头,要问责。似乎当地县令才是罪魁祸首。至于你说的借机哄抬物价?大灾之年,物价上涨,这道理谁不明白。

    何况我们谢家只有几间铺面,放在京城这样首富云集之地,实在不算什么。

    就算谢家铺子里所有物价翻上几翻,也影响不了大局。娄相此番指责……好没道理。”

    旧事重提,殿上诸人皆沉默以对。有些胆小的,甚至大气也不敢出,庚帝二十年的事……似乎是个雷,谁也不想去踩。

    萧樱看着这些脑袋低垂,一幅他们不想参合的朝臣,心知其中必有隐情。如果她所猜不差,这件事不止牵连谢相,恐怕……牵扯颇广。

    萧樱看向凤戈。

    凤戈沉默着,脸上神情不辨喜怒。

    “我既然开了口,自然有证据。陛下,臣请陛下替那几百无辜枉死之人昭雪。”

    “庚帝二十年……好的很。谢爱卿,娄爱卿。二位留下,其它诸臣,跪安吧。”朝臣们似乎松了一口气,这时候也不想看热闹了。

    热闹固然好看,可也得有命看啊。

    庚帝二十年……实在是个禁*忌话题。

    平日不言不语,也不太管事的娄柏昀第一次要有向朝臣,向皇帝尽忠之意。可一开口,便提到了庚帝二十年……

    那件案子,是庚帝亲自下了封口令的,而且……庚帝当时的态度很明显。不予追究,不管当年谢相做了什么,似乎庚帝都替他担下了。

    没想到凤戈初继位。

    便有人将庚帝二十年这几字当殿说了出来。而且开口之人竟然是娄柏昀。

    一个因祖上功绩,被皇帝破格提拔的年轻人。他既然表了忠心,此时最该做的难道不是处处听命行事,急皇帝所急,忧皇帝所忧。替新皇帝开缰扩土,身先士卒?

    可他却在表了忠心后,立时提起了庚帝二十年。

    而且当着满朝文武毫不遮掩,直接将矛头对准了谢相。

    鹬蚌相争,朝中左右两相相争……大家虽然好奇结局,可没准愿意留下。就算喜欢听八卦,可也得先保小命啊。

    很快,殿上退了个干净。

    最后凤戈使了个眼色,内侍喜来不动声色的退了出去,还不忘替几人关上了殿门,诺大的宫殿,最后只有四个人。

    年轻的帝后。娄柏昀和谢相。

    刚才朝臣们都在时,整个大殿显得挤巴巴的,甚至在种呼吸不畅之感。可突然间人都走了,只留下摆着残羹的小几,却显得大殿出奇的空旷。

    谢相似乎吓的不轻,脸色惨白。

    反观年轻的娄相,身形比直,面上神情十分镇定。

    萧樱微微垂头,心想自己真是个劳碌命!庚帝二十年……这几个禁*忌字眼,看来要重见天日了。

    凤戈没有开口,谢相和娄柏昀似乎也没有开口的意思,君臣便这么沉默的对峙片刻。

    最后还是心理承受能力最差的谢相开了口。他扑通一声跪倒,一个头磕到底,然后以头呛地,踉跄上前几步。

    “陛下,下官真的没做过娄大人所指的那些事。哄抬物价?饿死饥民?下官就算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在天子脚下胡作非为。娄大人,下官确实和大人不太对付。可大人也不能因此冤枉下官啊。

    我谢家虽然不敢说一门忠烈。

    可我谢家对陛下的忠心那是可昭日月的。

    这些年我谢家受先帝大恩,服侍先帝兢兢业业,绝不敢有半点敷衍之心。

    先帝故去,对陛下,下官也是极尽忠心之能事。下官对陛下的忠心,绝对不会比娄大人低。

    当年……

    陛下必是生下官的气了。下官没有看低陛下的意思,实在是太平郡离京城太过遥远了。下官……心中不舍。”谢相有些口无遮掩,他一心想求得凤戈的谅解。

    为此几次找机会想把这事和凤戈说开。

    可一直苦无机会。

    凤戈没时间见他,谢相简直百爪挠心,他已经悔青了肠子。

    如果早知道……早知道有一天凤戈会继位。当年他绝对不会强行阻拦女儿和凤戈。

    可说到一半,他意识到长宁皇后也在。

    这时候说的太清楚,难保长宁不会吃味,谢相及时意识到,最后一句说的模棱两可。

    谢相以为自己足够机智了。并没有说出什么皇后不爱听的话来。可她是萧樱啊……有什么事情是她猜不出看不透的?

    谢相想说什么,她一眼便看透了。谢相后悔了,后悔当初自己极力阻止谢菲和凤戈来往。

    如果早知今日,当初他一定极力撮合自己的女儿和凤五殿下这门亲事。

    萧樱觉得好笑,这时候谢相抬出谢菲来……他是觉得仇恨值不够,所以来拉仇恨吗?

    她和谢菲关系很差,难道谢相不知道?还是姓谢的觉得凤戈看在谢菲的面上,会对他网开一面?凤戈会当着她的面,去照顾谢菲的家人?这简直就是……蠢上加蠢,蠢到了极致。

    谢相手脚不干净,这点萧樱一点也不意外。

    哪个身居高位的,手脚是真正干净的。

    就像云驰,经常有人送上厚礼。云大人有时候也会收,云驰说过。收便收了,收几件礼物罢了,难道还犯了天大的王法?

    云驰毕竟出身不凡,手中并不缺银子用。可有时候还是会‘知法犯法’。

    谢相一大家子人,据说儿子还是个败家子,仅靠他那每月百十两银子的俸禄,确实不够花用。

    而且听说谢夫人极尽奢靡之能事。

    家中的首饰可以直接开家铺子了。

    和云驰相比,姓谢的便是暗中敛些财,只要不做伤天害理的事,凤戈和萧樱都不至于去计较。水至清则无鱼,你不能让这些官员真的只靠俸禄过活。

    入仕,总要应酬。

    同僚间偶尔交流交流感情,总要花银子的。

    只要有个度,只要不过界,萧樱和凤戈可以睁只眼睛闭只眼睛。

    不过谢相显然早就跨过了界限,而且是大踏步的。这从谢家人身上便能看出来。

    谢菲哪次露面,身上衣裳都价值不扉。

    首饰更是镶金点翠,极尽奢侈。

    美人靠衣妆,自然是美上加美。不过凤戈欣赏不来,也许男人更喜欢谢菲那个调调吧。

    凤戈确实打算从谢相下手整治朝纲。娄柏昀今日所为,简直是给凤戈直接修了条康庄大道。萧樱眯了眯眼睛,心想娄柏昀今日所为,是借机表态?还是他看出凤戈的心思,所以才……顺水推舟。

    “当年?当年有什么事?”

    凤戈终于开口了,不过问的却和案情无关。

    谢相有时间有些不知如何回应。

    可见凤戈似乎真的不解,一旁的长宁脸色神情淡淡的。谢相突然想,如果没有这个长宁……也许此时坐在凤戈身边的便是自己的女儿了。如果他的菲儿当了皇后,姓娄的还怎么敢如此胆大包天的当着朝臣的面弹劾他?

    而且当年,年轻的五皇子确实对自家女儿颇有几分意思。

    这里解释一下,谢相这点误会有点大。当年谢菲为了多见凤戈一面,千方百计和凤月心成了手帕交。

    她进宫的次数多,是因为凤月心在齐皇后面前求了情。齐皇后见女儿喜欢和谢菲相处,向来宠女儿的齐皇后自然不会拒绝这样的小事。

    以至被谢相误会成……

    是凤戈想见谢菲,所以谢菲才会被邀入宫。

    这个误会……不仅大,简直大的离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