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书 > 都市小说 > 实力宠妻:天才修复师 > 正文 第362章 到处显摆
    接到明家主电话时,赖在方棠副驾驶位置的明唯一顿时跟打了鸡血一般,语调飞扬的显摆着,“堂叔,你不用夸我,以后明禹哥要是遇到这种事了,你也交给我,保管给你办的妥妥当当的!”

    明家主表情略微一僵,这熊孩子果真不会说话!

    汽车后座的方棠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嘚瑟的明唯一,他给蒋浩轶解除了婚约,而且连赔偿都没有,就蒋家和明家敌对的情况来看,方棠半点不认为明家主会高兴。

    “堂叔,哈哈,其实我也没那么厉害,元家死咬着婚事不放,不就是想要攀高枝把女儿嫁去蒋家,我当时就告诉元家主,他要是不签字,我就把他女儿拖房间里拍几张**放网上去,我看看元家还有没有脸把女儿嫁给浩轶哥。”

    明唯一嘿嘿笑着,对付元家这样不要脸的,你就要比他更臭不要脸。

    电话另一头,明家主开的是扬声器,听到明唯一这回答,车内几人表情扭曲了几分。

    “不过这办法我没用。”明唯一故意卖着关子,翘着腿嘚瑟的笑着,“怎么着元樱还没结婚,这**满天飞,这不是害了人姑娘,我妈知道还不把我耳朵给拧下来。”

    身为纨绔熊孩子的明唯一还是有分寸的,如果是元家的男孩子犯到他手里,明唯一保管将人狠揍一顿,反正皮糙肉厚的,最多痛几天就没事。

    对于女孩子,明唯一一直保持着绅士风度。

    “你还挺为元家考虑。”明家主接了一句,不得不说明唯一这办法虽然够馊,不过还算实用,除非元家真的不要脸面了,否则只能妥协,“唯一,那你是用什么办法让元家主签字的。”

    “堂叔,我想着不能祸害没嫁人的女孩子,这不还有元家老夫人在,反正她也不会再嫁人了,我就赌元家主脸皮再厚也不能看着自己老妈的**满天飞!”

    明唯一公布了最终答案,还厚颜无耻的把这个功劳揽到了自己身上,毕竟方棠也是在自己想法的基础上发挥了一下,归根到底最大功劳还是自己的!

    汽车内一片诡异的安静,明家主的座驾更是在路上蛇形滑动着,好在司机在震惊之后很快冷静下来了,瞬间就把方向掰正了。

    半晌后,明家族干咳两声,总算找回了声音,实在没办法夸奖明唯一这熊孩子,只能道:“唯一,我知道了,那就这样吧。”

    挂上了电话,明家主揉了揉眉心,这糟心的主意……

    难怪之前在元家,元家主那一脸吃了苍蝇的难看表情,这放到谁身上谁也受不住啊!

    “明少爷的思维很清奇。”杨阗哭笑不得的说了一句,一般人真干不出这缺德事来。

    “年纪还小,等大了就懂事了。”明家主的好友也附和了一句,只是这话真没人相信,就明唯一那脑回路,放飞自我后,九头牛都拉不回来。

    而另一边汽车里,明唯一扭头看向方棠,略显心虚的提高了嗓音,“小棠,你不会认为我顶替你的功劳吧?当然,是你提议换人的,论起来这功劳我们是一人一半。”

    “不,这是你的功劳,我是受你启发。”方棠无比陈恳又谦虚的把这金闪闪的功劳还给了明唯一。

    眼睛蹭一下亮起来,明唯一高兴了,“够朋友,今天这个人情我记下了,以后有事你尽管找我。”

    确定方棠不会和自己抢功劳,明唯一身体坐正之后,立刻点开手机微信群先是发了条动态,显摆一下自己的劳苦功高,然后又进了几个狐朋狗友的群里各种显摆嘚瑟。

    嫌打字废事,明唯一语音是一条一条的发到群里去,那叫一个嘚瑟,那叫一个张狂……

    不管是看到明唯一朋友圈的,还是听到语音的,咳嗽的、喷茶的,下台阶一脚踩空滚下来的……总之明唯一这纨绔再次刷新了上京的纨绔圈,成为了今年最靓的崽!

    !分隔线!

    一大早蒋韶搴没陪方棠去天颐会所,而是被蒋老爷子叫到四合院了,袁老爷子、秦老也都在。

    “大少。”仲管家把茶放到了蒋韶搴面前,然后就退到角落里和李亲卫长站在一起。

    蒋老爷子虽然最偏爱蒋韶搴,可对杨芮的三个孩子也不是没感情,可仲管家和李亲卫长却不同,他们和蒋韶搴接触的最多,也是最心疼他,说句犯忌讳的话,他们是把蒋韶搴当成亲孙子看待。

    “睿泽和浩轶的态度已经很明确了,元家那边你处理一下。”蒋老爷子心情倒是很不错,他最担心的就是蒋家兄弟自相残杀。

    好在蒋睿泽和蒋浩轶及时做出了决断,他们用退让的态度向蒋韶搴示好,蒋老爷子也放心了,当然,手心手背都是肉,老爷子也舍不得看小孙子娶一个不爱的女人。

    蒋韶搴端起茶杯把玩着,幽深的凤眸看了一眼老爷子,“那爷爷打算让他娶海外宋家的女儿?”

    蒋老爷子表情一僵,没好气的开口:“行了,宋家那个也不是好的!说起来宋家似乎看上致修了?”

    袁老爷子看着拖自己下水的蒋老爷子,笑呵呵的接过话,“致修的婚事有他爸负责,我是不插手。”

    被无形插了一刀的蒋老爷子瞪了一眼老友,骂人不揭短!袁海川是什么眼光,蒋德勋是什么眼光?

    秦老爷子拍着桌子大笑着,“你家蒋德勋不成器,还不准人说嘴。”

    儿子不成器,腰杆子硬不起来!蒋老爷子憋闷的瞪着蒋韶搴,干脆倚老卖老的耍无赖,“元家的事你不处理,那我这个老头子就出面了。”

    婚姻大事不是儿戏,至少不能因为一个赌约而答应,但要解除婚约,蒋家这边肯定要给元家补偿,一方面是为了蒋家的名声,一方面也是为了安抚部下,不寒了人心。

    “杨芮有爷爷你的大方,就不会拖到现在。”蒋韶搴低沉的嗓音很是薄凉,面无表情的继续道“说白了,杨芮是当了……”

    “行了,你给我闭嘴!”蒋老爷子气恼的打断蒋韶搴没说完的话,别说在场的几位老爷子,放眼上京也没有傻子。

    不就是当了婊子还要立贞洁牌坊!不想给元家补偿,又不想解决这事,所以任由方棠去处理。

    蒋老爷子想想也很是无语,蒋家多大的基业,给元家一点补偿连九牛一毛都算不上。杨芮平日里也很精明,手段城府都不缺,偏偏这事做的够丢人。

    蒋韶搴可不在乎老爷子的冷脸,冷嗤一声,“她不过是想要看小棠出丑而已。”

    “你不算计她,她会憋着这口气?”蒋老爷子没好气的瞪着蒋韶搴,他这一手玩的够溜得,赌约的事如果是蒋韶搴出手,杨芮就算输了,也不会失去理智。

    胜败乃兵家常事,即使不愿意承认,可蒋老爷子也知道杨芮心性上比蒋德勋绝对强多了。

    偏偏背叛杨芮的是蒋睿泽和蒋浩轶,这等于在杨芮心上扎刀子,她是真的气狠了、气疯了,所以才会一直拖着元家的事不解决,心里憋着火呢。

    秦老爷子把茶杯哐当一声放桌上,对着蒋老爷子开口喷道:“你骂韶搴做什么?她不拿元樱膈应韶搴和小棠,能有赌约这破事?你想家和万事兴,就让蒋德勋和杨芮别瞎折腾。”

    “秦爷爷,没必要生气,我和小棠没吃亏。”蒋韶搴拎起茶壶给秦老爷子重新倒上了茶,瞄了一眼气的够呛的蒋老爷子,慢悠悠的把话说完,“我一贯奉行人若犯我,斩草除根。”

    蒋老爷子的态度蒋韶搴很明白,如果自己吃亏了,爷爷肯定是偏着他。

    但这一次杨芮完败,还搭上了蒋浩轶的婚事,老爷子的心多少有点偏过去了,说到底还是想一家人和和睦睦的。

    秦老爷子表情夸张的品了一口蒋韶搴倒的茶,满脸笑意的称赞,“这茶不错,香。”

    这蒋韶搴孝顺秦老爷子这一幕,蒋老爷子简直气乐了,一手指着两人,“得,你们是亲祖孙,我是个外人!”

    “哈哈,吃醋啊,吃醋你让韶搴给你倒茶呗。”秦老爷子绝对是蹬鼻子上脸,看蒋老爷子不痛快他就高兴了。

    “你少说两句吧。”袁老爷子好脾气的打了个圆场,谁家没点糟心事,就袁家,当初林芝和袁海川的离婚也让袁老爷子气的够呛,好在袁海川做事老爷子放心。

    “要我是蒋老头,当年就不该让杨芮进门,生了儿子又怎么样?有韶搴在,蒋家后继有人了,怕个屁啊!我保管杨芮没那么多野心和算计了。”秦老爷子认为蒋老爷子精明了一辈子,唯独在这件事上做错了。

    杨芮如果一直没进蒋家的门,那她就是养在外面的玩意,她生的孩子也是私生子,自然不能在上京拉帮结派的。

    韶搴就是铁板钉钉的继承人,保管蒋家上上下下很和睦团结,半点不担心蒋睿泽他们对韶搴动手。

    “我和你说不清。”蒋老爷子低头喝茶,这陈谷子烂芝麻的事现在拿出来说已经没意思了。

    手机响了起来,蒋韶搴起身走到一旁接电话,可听着听着,蒋韶搴表情僵硬了一下,“我在四合院这边,你送小棠过来。”

    打嘴仗的三位老爷子也停下话来,年纪大了,自然喜欢儿孙绕膝,可他们身份地位高,儿孙们孝顺也掺杂了一些利益野心。

    好在方棠和蒋韶搴对他们的感情更纯粹,方棠完全没这个心思,蒋韶搴自身足够强大,根本不需要靠孝顺老一辈来给自己谋好处。

    “小棠要过来?”蒋老爷子笑着问道,回头看向站在不远处的仲管家,“老仲,让厨房那边加两道虾,再送点水果过来,到饭点了就不准备糕点了,省的一会吃不下饭。”

    “是,老爷子。”仲管家笑着答应下来,转身去了厨房那边吩咐加菜。

    看着蒋韶搴回来坐下了,袁老爷子问道:“我听致修说小棠找他拿了会员卡,去天颐会所找德勋摊牌了。”

    蒋德勋和杨芮把婚约的事丢给方棠解决,而元家那边一直打太极,袁老爷子估计方棠也是受够了,所以撂担子不干了。

    “嗯。”蒋韶搴点了点头,因为提到方棠,原本冷硬的表情都柔和下来,状似不在意的开口道:“元家那边已经签下申明了,婚约作废,也没有要补偿。”

    蒋老爷子三人都是错愕一愣,这就解决了?

    之前跑了好几趟不是无功而返?三位老爷子绝对不承认他们留意着方棠的行踪也是存了看热闹的心,看到这丫头吃瘪也挺乐呵的。

    “这丫头该不是拿刀架着元家人的脖子吧?”蒋老爷子忍不住的问道,就方棠那暴脾气,真惹急了,她绝对能干出这事来,天捅破了,反正还有这个大孙子给他撑着。

    “就元家那德性,哼,早该揍一顿。”秦老爷子是个暴脾气,自然瞧不上元家这行事。

    想要补偿你明着说,也没有人会拒绝,更不会嘲笑元家眼皮浅,左右赌约这事也是元樱最吃亏。

    偏偏元家一直端着,不给个准话,难道还让蒋家把赔偿双手奉上求着元家收下,脸够大的!

    袁老爷子思虑了一下,忍不住的问道:“小棠不会是把德勋绑到元家去了吧?”

    方棠今天去了天颐会所,而元家一直要求蒋家人出面,方棠要真的绑了蒋德勋过去也在情理之中。

    面对三位老爷子好奇的目光,蒋韶搴端起茶杯优哉游哉的喝着茶,“我还没问,左右小棠快到了,到时候就知道了。”

    看着明明知道答案却故意不说的蒋韶搴,别说蒋老爷子想揍孙子了,连脾气最和善的袁老爷子也想揍他一顿,这不是故意吊人胃口吗?

    !分隔线!

    等车子通过检查之后停在四合院的巷子里,已经和狐朋狗友显摆完的明唯一下车了,伸长脖子诧异的往四周看了看,“这是哪?不是去街心公园?常哥,你难道想要把我卖了?”

    常锋无语的看着一脸懵圈的明唯一,笑着解释道:“来老爷子这里吃个饭。”

    站在巷子里等方棠的蒋韶搴快步走了过来,拉开车门握着方棠的手将人带下车,“走吧,袁爷爷他们也过来了。”

    身为敢日天日地的小狼狗,明唯一在上京就没怕过谁,所以当发现蒋韶搴竟然无视自己这个大活人的时候,明唯一表情一变,“呜呜……”

    眼明手快的捂住了明唯一的嘴巴,等方棠和蒋韶搴走远了,进了四合院的门,常锋这才松开手。

    “呸……呸……常哥,你都没洗手!”明唯一没好气的瞪着常锋,他刚开车了啊,幸好自己没洁癖。

    常锋拍着明唯一的肩膀,揽着人往前走,“明少爷你就别嫌弃了,那是我家大少,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这嘴一吧唧,啧啧……”

    “传说中的蒋大少?”明唯一愣了一下,她妈杨影后是同辈里年纪最大的,杨芮则是最小的堂妹,两人差二十岁。

    当然,杨影后和杨芮这一支的血缘关系已经有点远了,但大家族一贯讲究团结和睦,杨影后虽然独立特行,可早年也是风靡国内外影坛的女星,所以杨芮对这个大堂姐还算尊敬。

    但即使小时候没少跑蒋家玩,明唯一之前都不知道蒋韶搴的存在,所以对蒋家突然冒出一个大少来,明唯一在震惊之后那叫一个愤怒!

    在明唯一眼里蒋大少那就是蒋睿泽,什么阿猫阿狗也敢冒出来抢位置!可惜杨影后**下,明唯一被扣留在国外,没能回来给蒋睿泽这个表哥出头。

    “对,大少脾气不好,但身手好,我这样的,十个送上去都不够大少打的。”常锋点了点头,顺便点明了蒋韶搴强大的武力值。

    明唯一那点不甘心不服气如同被针扎的气球,瞬间就憋了,他再纨绔再讲义气也是血肉之躯,怕疼!

    “我和小棠是八拜之交,他难道还敢动手?”输人不输阵,明唯一挺着单薄的胸膛回了一句,可惜太怂,刚挺起的胸脯又缩了回来。

    常锋同情的看着还想硬刚蒋韶搴的明唯一,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番,白西服、没肌肉的小身板,“你就说明康都不敢正面刚我们家小棠,你敢和我家大少硬拼,你有几条命?”

    “我……”明唯一梗着脖子愣是没说出话来。

    好吧,之前杨影后也给他分析了这情况,明唯一再作天作地,他也知道自己干不过蒋韶搴,这不是不服气嘛,还不准他有点小情绪。

    庭院,凉亭。

    方棠这一坐下来,刚端上茶还没来得及喝,秦老爷子已经安耐不住的问道:“小棠,你怎么让元家签下申明?动手了?”

    方棠表情微微一僵,和明唯一一起不着调没什么,可看着蒋老爷子三人,元家老夫人和他们是同一辈的人,这话就没办法说出口了。

    “我知道,我知道,蒋爷爷,这事是我办的。”后进门的明唯一刚听到这话,也不怂了,迈着小细腿哒哒的跑过来邀功。

    明唯一是杨芮那边的小辈,蒋老爷子也见过几面,只是明唯一在国外居多,乍一看到人,老爷子还没想起来是谁。

    秦老爷子和袁老爷子更不认识他了,不过看着双眼冒着精光,挺着胸脯,精神勃发的明唯一,几位老爷子都笑了起来,在他们面前还能这么有活力,挺有意思的。

    “明家小子是吧,我记得天颐会所是你家的。”蒋老爷子笑呵呵的开口,面容看着很是慈爱,“怎么你也掺和了?”

    蒋老爷子还挺奇怪的,明唯一小时候常去蒋家老宅,和蒋浩轶他们关系不错,按理说他应该仇视小棠和韶搴的,怎么还跟着来四合院了。

    “蒋爷爷,我和小棠是一见如故,不打不相识,话说今天早上……”明唯一站的笔直,亮开嗓子声情并茂的说起了事情的始末。

    “小棠都去元家几趟了,元家还不答应,这不是就是看小棠是个姑娘好欺负!”明唯一说的气愤填膺,气鼓鼓着脸颊,眼中冒着火光,“所以我直接带着一百多人杀上了元家!”

    蒋老爷子三人表情微微一僵,目光齐刷刷的向着坐在蒋韶搴身旁乖巧喝茶的方棠,好吧,乍一看这丫头的确有点好欺负。

    明唯一声音猛地提高了几分,吸引了三位老爷子的注意力,这才继续道:“当时元家主不同意啊,我就想着对付这种臭不要脸的,你就要比他更不要脸,这就是以毒攻毒!”

    ……

    等明唯一说起要拍元老夫人的**时,正喝茶,听的津津有味的三位老爷子一下子呛住了,茶水喷了出来,拍着胸口猛咳着。

    “没事吧?”蒋韶搴先一步拉着方棠退到了一旁,所以完美的避开了三位老爷子的茶水攻击。

    “你……”蒋老爷子也顾不得骂蒋韶搴不孝顺,此时无语的看着昂着脖子,嘚瑟的就跟会打鸣的小公鸡一般的明唯一,这熊孩子好欠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