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书 > 都市小说 > 八零甜妻萌宝宝 > 正文 第809章 吃瘪的大佬~
    等徐随珠结束了和王老板的通话,林玉娟再一次感慨:“嫂子你好能干啊,好像就没你不会做的!别的不说,单雪花酥、奶油蛋糕和锡纸花甲粉,有心经营就能开遍整个小镇,衬托得我好没用啊……”

    傅总啧了一声。

    林玉娟俏眉一扬:“啧什么啧?是不是心里在说:不用嫂子衬托我就很没用是不是?”

    “哪能啊!”求生欲极强的傅老板矢口否认,“哪个说我们家林老师不能干的?我找他去!”

    “滚!”林玉娟笑骂着抬脚踢他。

    徐随珠被陆大佬圈在怀里,听他低笑打趣:“确实很能干!这么能干的老板娘,是我家的!”

    从傅总这个角度看过去,妥妥滴打情骂俏啊!

    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骁哥你悠着点啊!我家囡囡还没满周岁呢!这么小就耳濡目染不好吧?”

    “……”

    徐随珠很想怼他们一句:你们俩口子当着我干闺女打情骂俏的难道少吗?

    笑闹间,时间总是过得飞快。

    孩子们第二天还要上学,老爷子们也习惯早睡早起,于是八点一过,大伙儿就自觉地收摊散场。

    约定徐随珠小俩口从斯里兰卡回来了再聚。

    “妈妈,你和爸爸要去很远很远的地方出差吗?”回家路上,小包子搂着徐随珠的脖子撒娇,“我和毅哥不能去吗?”

    “不能哦!”徐随珠亲亲他的脸颊,温柔且坚定地驳道,“一方面你们要上学,还有一方面,爸爸是去工作,不是去玩。”

    “那妈妈为什么能去?”小包子噘嘴反问。

    “呃……”

    徐随珠瞥了眼包子爹,这问题她没法回答。总不能说“你爹太黏人”吧?

    好在陆大佬挺自觉,因为开车,视线看着前方,老神在在地回答儿子:“那个国家讲英文,爸爸英文不好,所以需要妈妈的帮助。”

    这也行?

    徐随珠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显然行!

    只见小家伙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噢!那爸爸你为什么英文不好呀?”

    陆大佬:“……”

    这问题,该如何回答才不凸显他学渣的本质?

    然而没等他开口,小家伙摇摇头,已经开启自问自答模式:“肯定是小时候太调皮了,没有好好读书!这下好了吧?这么大个人,出差还要妈妈帮忙,羞羞羞!”

    “……”

    看到大佬吃瘪,徐随珠简直要笑死了。

    都说女儿是爸爸的前世情人,眼下看来,儿子大概是仇人吧?还是不怼不愉快斯基的那种?

    哈哈哈哈哈……呃!

    捧着瓜看大佬笑话的后果就是:连着两天上班都迟到!!!

    从中得出一个道理:在体能无法战胜男人的时候,最好不要被他抓到小辫子,否则老惨了。

    要不是她有“黑眼圈立可消”的草本滋养液,不晓得会被林妹妹笑成什么样呢。

    两天后,考察船在福明岛的专用码头准时起航。

    小俩口拒绝了家人送行,反而提前出门,抢了公婆送孩子上学的任务,临别前给了俩孩子一个大大的拥抱,看着他们进了校门,才载着行李来到景区码头,把车停到林家客栈的后院,又听她姑叮咛了一通,并被迫塞了一包她姑连夜包的再新鲜不过的虾饺、蟹黄包,坐上自家游艇去了福明岛。

    这是第一次沿着海上丝绸之路的航线出国境考察,总部组织了一支督导组,分批下派到每只考察船。相当于领着薪水出国游啊!而且还能带家属,哪个不想去?

    据说为了进督导组,总部的科级以上小干部,个个铆足了劲,拼考勤、拼加班、拼交情、拼人际……一路拼杀了一个月,才决出最终的名单。

    难怪迟迟定不下起航时间,敢情还有这么一出?

    转念想想也是啊!即便是二三十年后,能蹭单位福利出国游,也多的是员工抢破头皮,何况是九十年代中期——这年头出国,可不仅仅福利,还是一种荣誉的象征!

    出去兜一圈风回来,和人唠嗑扯皮时顺带提一句:“我们单位曾派我出国考察……”

    那小神情,要多骄傲有多骄傲!

    理解!完全能理解!

    上船后签了到,先回各自客房归置行李,舱门一关,只有小俩口时,徐随珠忍不住感慨:“这么看来,像你一样待在地方所也挺好的,至少不用从千百号人里杀出来。”

    陆大佬不禁好笑:“也就你会这么想。”

    大多数人,宁可不要这份福利也希望进总部。进总部意味着高升更容易。

    地方上的职务,所长顶天了吧?可在总部,他这样的级别,还挤不进高层。

    归根结底,还是托了沉船的福,才得这么多额外福利。

    也就孩子妈的脑回路跟常人不一样——别人看重的,从没见她在意过。

    反过来,她在意的东西,也是别人想不到、更是做不到的。

    这些年在她身边,看她前前后后所做的一切,不会有人比他更了解她——这就是个集聪明和傻于一体的小女人。

    有时候聪明得令人惊叹,有时候傻得让人无奈。

    但不论是哪一种,她就是她,让他愿意无条件奉上一切(包括他生命)的孩子妈。

    口嫌体正直的陆大佬,心里把孩子妈捧成了天上人间独一份的小仙女,嘴上依然呛得她好气又好笑。

    “什么叫就我会这么想啊?”徐随珠斜眼睨他,“嫌我阻了你平步青云的高升路?”

    “绝对没有!”

    求生欲强烈的他,岂会回答错?

    归置完行李,还去卫生间拧了条热毛巾出来,温柔地给她敷脸。

    上船前在岸上集合点名,着实吹了好一会儿海风,热敷会舒服些。

    徐随珠鼻息哼哼:“献殷勤没用的!我都听出来你的弦外之音了!”

    “热敷没用啊?那这样呢?”

    男人低笑间,倾身覆上那热敷后显得愈加娇艳的红唇……

    “笃笃笃……”

    门突然被敲响。

    听到男人懊恼的喟叹,徐随珠笑出了声,轻推了他一把:“还不快去!说不定是公事。”

    陆驰骁在孩子妈促狭的笑声中,遗憾地直起腰去开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