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书 > 穿越小说 > 捡到一本三国志 > 正文 第0856章 攻占地府
    仲长统赶到雒阳的消息,果然,很快便传了出去,只因他赶到祭府之后,便有十三位官吏上书要辞掉自己的位置,当然,在仲长统前来之前,已经有不少人辞掉了官身,这些人大多都是道学家,也就是那些精通各种祭祀,里面还有些一些僧侣,方士这些,听闻仲长统前来,他们是急忙辞官就跑。

    剩下的那二十多人,没有跑的原因是他们本身不是方士,也算不上对祭祀之事有太多的了解,他们只是被孙权给分到祭府而已,故而心里虽对恶名昭著的仲长统有所畏惧,可也绝对没有辞官的想法,奈何,仲长统赶到之后,他们却忽然觉得自己错了。

    我错了,我还是太天真了。

    他们知道仲长统是一位无视鬼神的,却没有想到,仲长统压根就是个仇视鬼神的,在他担任祭府仆射之后,做的第一件事竟然是招募精壮,索要军械,招募精壮这种事情,是不被允许的,索要军械,那更是不可能,官吏们纷纷辞职,只有六人留在了仲长统的身边。

    这些官吏们直接去了尚书台,要求辞官,想要在荀彧这里弹劾仲长统,奈何,他们压根没有见到荀彧,荀彧直接派人答应了他们辞官的要求,没有多说,就将他们赶走了,这些人心里虽有些不忍,可是想到仲长统在祭府的那模样,心里畏惧,还是舍痛辞掉了官身。

    十几个官吏辞官,又是在仲长统上任后的第二天,这自然是在雒阳内引起了轰动。

    不过,此刻,仲长统却是平静的坐在府内,完全不在意他们的离去,身边坐个八个人,这八位就是最后留在他身边的了,除却徐庶之外,还有七个,阳廉也在这里面,这让仲长统非常的开心,他笑着说道:“诸君能够留下,我非常的开心,多谢各位!”

    “不敢!”

    “在座的大多都比我年长,果然,年轻人还是无法理解我的想法,诸君才是明白人啊...”,仲长统不由得感慨着,留下来的人,大多都是比较年长的,这些人如今却是苦笑着,要不是还要养家糊口,谁愿意留下来啊,那些人还年轻,没有顾忌,我们可就不行了啊。

    “既然如此,那我们也就正式开工...招募人手的事情...”

    一旁的徐庶开口说道:“此事不好办,如今的官制,招募人手或者索要军械,都不大可能...”,众人有些惊异的看着他,仲长统这才想起未曾跟众人介绍,连忙说道:“这位乃是我的幕僚,唤作徐庶。”,众人这才拜见,这人才是明白人啊,赶快劝住仲长君罢,勿要让他再有这样的想法了。

    徐庶继续说道:“所以啊,最好还是去跟更卒府联系,我与更卒府的魏延有些交情,他是南军出身的,我去找一找他,只要能说动他们,给与我们一百更卒,任由我们调动,也就不必再索要军械,事就好办了。”

    “行,此事就交给你了,对了,凉州人就不要招进来了。”,仲长统说着,又看向了阳廉,吩咐道:“有一事还得劳烦阳君...”

    ......

    徐庶来到了更卒府,魏延听闻老友前来,思索了片刻,却也想不起这是谁,不过,他如今乃是更卒府的左丞想来也没有人敢上门来骗他,就让人将他接进来,徐庶被一位小吏带到了魏延的书房,进了门,魏延一看,这才站起身来,笑着说道:“原来是徐君啊,你怎么的就改名了,我还差点让官吏将你轰走了呢!”

    “哈哈哈,我也忘却了这件事,方才还在想魏君怎么如此冷落我,还以为魏君担任要职,就看不起老友了呢。”

    “什么话啊,来,坐,坐,唉,当了个左丞,当不起要职啊。”,魏延有些失落的说着,两人便坐了下来,寒暄了许久,徐庶知道他的性子,此人好功名,便称赞了起来,“我听闻,这诸葛仆射对魏君甚是看重啊,再等几年,别说是仆射,就是这中书令的位置,我看魏君也能争夺一番啊。”

    听到徐庶的言语,魏延心中大喜,在徐庶的刻意迎合下,两人聊的极为开心,渐渐聊到了如今,徐庶这才说道:“我如今在祭府当差,祭府仆射仲长统乃是我的好友,便在他麾下当了个幕僚,为他出谋划策,仲长君到达雒阳,有意施展手脚,奈何啊,没有人手可用,我这想起了阁下,便来了。”

    徐庶也没有隐藏自己的来意,如实的说着。

    魏延皱着眉头,有些为难的说道:“这祭府要人手有何用啊?更卒府的人手也不是很多。”

    徐庶一愣,他知道,说实话,只怕魏延是不大容易会帮自己的,他这才缓缓说道:“仲长君听闻司隶有鬼怪作乱,常常有诡异之事,故而要带着人手去抓鬼降妖魔...”

    “啊?!?”,魏延大惊,被吓得脸色惨白,擦了擦额头的汗水,这才问道:“仲长君真是如此去办?”

    “莫非魏君未曾听过仲长君?”

    “当然听过,听闻仲长君所在,鬼神不敢近,纵然黄龙也只能慌忙离去...这..他需要多少人啊...”

    “一百人足矣,只要有一百人,可叫司隶内外再无鬼神。”

    “嗯...行,一百人..若是仲长君要办事,我便给与他一百人调动,但平时不能待在祭府...”

    “好,如此便多谢魏君了!”,徐庶起身一拜,魏延却是不受,两人又聊了许久,魏延这才将他送走,徐庶离去之后,魏延方才叫来下属,要他们准备一百人,又说了仲长君之事,却不知,此事却在更卒府内引起了一阵动乱。

    “听闻了麽?祭府的仲长君要借我们一百人去抓鬼?!”

    “听闻了麽?祭府的仲长君据说要带我们一百人去杀狐妖!”

    “听闻了麽?据说祭府的仲长君要带着一百人去占领地府!!”

    “嗯???”

    魏延看着面前跪在地面上,哭诉着不愿前往祭府的更卒们,格外茫然。

    办成了此事的徐庶回到了府,仲长统得知此事,心里格外的开心,又过了些许,阳廉这才回到了府内,仲长统却是派他前往雒阳各地,调查这里的庙宇之类...仲长统认真的听着阳廉的讲解,时不时的点着头,开口说道:“我没有想到啊,京城之内,尚且还有这么多的骗子,这样,明日你就去更卒府带一百士卒过来!”

    次日,阳廉赶到更卒府的时候,魏延已经将人准备好了,他都不敢去见阳廉,那一百更卒也是惶恐的站在门口,有的甚至流下热泪,这番前往,不知能否回来,不过,他们没有办法拒绝,也没有办法离开,若是逃离,便以逃兵论处,不少人在昨天就跟家里人做好了最后的告别。

    看着这些视死如归的士卒们,阳廉不由得称奇,更卒府的士卒果然了得啊。

    仲长君在府邸门口等待着,当阳廉带着众人赶到之后,他这才一一去与更卒里的几个官吏交谈,更卒们敬畏的看着他,仲长君一声令下,众人开动,那神色,那姿势,不知道还以为是南军呢,仲长统带着他们,来到了城南的一处寺庙,这里乃是一家浮屠寺,不少人进出上香。

    “来人啊!!给我包围这些上香的蠢物!!”

    “其余人进去,将里头的僧侣都给我抓了!!”,听到仲长统的怒吼,更卒们一愣,随即冲向了那些平民,将他们包围住,随后再看向了这庙宇,方才还格外奢华的庙宇,如今看来,却是处处都透露出诡异来,好似还真的是个妖魔之地,那些僧侣...莫非就是妖物?

    更卒们咬着牙冲了进去,看到里头那些有些茫然的僧侣,一棍就给打倒在地,四五个人扑上去便将其制服。

    “你们是谁啊?!”,这些人纷纷大叫了起来。

    仲长统这才缓缓走进了庙宇,不屑的看着周围,低下头,看着那几个僧侣,缓缓拔出了腰间的长剑,就在他们惊恐的眼神之中,仲长统竟是直接杀死了他们,一剑一个,那些百姓却是吓得险些晕厥了过去,仲长统抬起头,看着周围的那些雕塑,愤怒的叫道:“将这些都砸掉!!”

    “可是...”

    “砸掉!!”

    “轰!!”

    整个庙宇在片刻之后,竟是好似废墟,看不到任何完整的东西,仲长统这才看向了那些平民,他咬着牙,认真的说道:“各位,这次就放过你们,要是再敢前来,我就直接处死,老老实实忙自己的事情!不要想着求神拜浮屠,明白了麽??!”

    百姓惊恐的点着头,被更卒们给赶了出去,仲长统又领着他们前往了下一个地方。

    更卒们原先还有些惊恐,可在跟着仲长统砸了几个庙宇,道观之后,心里却是再无恐惧,如此一天,整个雒阳内的祭祀之处,却都是被仲长统给毁掉了,他这才遣散了更卒,潇洒的回到了府内,却不知自己的这番行为,在雒阳内引起了多大的混乱。

    更卒们回去之后,便吹嘘了起来,“仲长君带着我们斩鬼神,仲长君站在那里,没有鬼神敢危害他...”

    “那若是鬼神找你们麻烦当如何啊?”

    “对呀,这,要不刻仲长君的雕塑,放在家里?”

    仲长统是怎么都没有想到,他自己有一天也被别人弄成了雕塑,顶礼膜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