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书 > 玄幻小说 > 高武27世纪 > 正文 第663章 后会无期,回归神州
    重走剑痕,其实很简单。

    以苏越目前对战法的理解程度,他可以很快的领悟这些奥义。

    虽说是史诗战法,但并没有苏越想象中那么难。

    但是……很复杂。

    真正开始感悟剑痕的时候,苏越也才终于理解,为什么以司徒语这种妖孽的资质,也要六七年才能突破绝世完美体壁垒。

    太复杂了。

    这是一部没有任何捷径,只能一步一个脚印,一点一滴累积的战法,只能靠日以继日的苦修来结束。

    类似于无数个线头交织成了疙瘩,得一个又一个的去解开,关键这些丝线还不能有一丁点的破坏,否则就是前功尽弃,从头再来。

    细心,细心,再细心。

    纯粹磨时间。

    这就是这部战法的精髓,苏越大概估计了一下,如果是普通人来修炼,可能穷其一生,也不可能修炼成功。

    短短百年,时间根本就不够。

    苏越对自己现在的水平其实也有一个估计,哪怕是他自己要突破,最少也得10年。

    这是最乐观的估计,不可能比这更快。

    苏越得承认,自己的资质不如司徒语。

    这也不是妄自菲薄。

    毕竟生活的文明不一样,在司徒语生活的修真时代,他出生就已经是武者,而且在大自然的适应下,修道者的脑域和普通人也不一样,他们对灵气的感知要更加亲近。

    苏越出生在地球,地跑线就差了十万八千里。

    所以,他不可能去嫉妒司徒语,也没有妄自菲薄,这种事情嫉妒不来。

    “道友切记,大回天功没有任何捷径可言,从你成就绝世完美体的那一刻,就意味着已经走上了世界上最艰难的一条路。

    “只能靠时间去熬,千万不要妄图去找什么捷径,也不要擅自去修改功法,因为在你之前,因为想修改功法走捷径,已经死了数不清的修士。

    “还有,道友你悟性很好!”

    嗖嗖嗖!

    司徒语的剑刃还在苏越身上挥斩,但根本就影响不到苏越分毫,我既世界开启,苏越就是无敌状态。

    之前司徒语还有点担心苏越的感悟力,可随着地面的剑痕逐渐暗淡下去,司徒语心里的担忧也就烟消云散。

    剑痕呈现一种淡淡的金色,只有苏越将奥义彻底领悟之后,这些金色才会彻底消失。

    司徒语镇定下来,可雷业祖却急了。

    他现在是进退两难,走投无路。

    十窃灭魂大阵太厉害,他的灵魂体想出去,根本就是痴心妄想。

    而苏越现在又运转邪功,竟然连缈韵宗最强首徒都奈何不得。

    他黔驴技穷,脑海中没有一点点方向。

    最终,他也只能眼睁睁看着苏越逐渐感悟大回天功,逐渐掌握了宇域修真界这部最强传世神通。

    杀!杀!杀!

    雷业祖目前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操控司徒语,不断朝着苏越出招。

    他只能赌。

    他希望这个长生大帝的妖术有极限,可以早一点消失。

    只有那样他才能赢。

    如果是其他人,可能早已经放弃了。

    但雷业祖不可能放弃,他是那种必然会战到最后一秒的狠人。

    ……

    “司徒语道友,我用气血传音,你可以听得到吗?”

    不知不觉,苏越已经领悟到了结尾。

    他刚才推演出一种方法,尝试着用气血传音给司徒语。

    自己得秘密和司徒语聊两句,关于斩杀雷业祖。

    所有事情都已经结束,是时候离开了。

    但看雷业祖的样子,还是比较生龙活虎,要彻底让他死,还不知道得什么时候。

    苏越心里还担忧着神州的大战,还想念着家人和恋人。

    自己得早点回去。

    “道友,你在领悟道法的时候,竟然还可以一心二用,佩服佩服!”

    几秒后,司徒语的声音也出现在苏越脑海。

    而且他在听到苏越传音的时候,表情和眼神也没有什么变化。

    他俩的气血频率截然不同,相差了四个时代,苏越也只是尝试一下而已。

    没想到,司徒语这小子厉害,他几秒时间就复刻出了和自己一模一样的气血波动,从而达到传音的效果。

    这次他俩商量的事情,毕竟是弄死雷业祖,不方便开诚布公的谈。

    “道友,我其实还有要紧事情,得离开这里,所以我想斩了雷业祖,你有没有什么快速点的办法!”

    苏越问道。

    其实他也只是试着问一问,司徒语也不一定有办法。

    用传音,是谨慎。

    必须得防着雷业祖,万一他害怕司徒语找到方法,提前废了司徒语,就得不偿失了,所以苏越才多此一举。

    “等我一会!”

    闻言,司徒语眉头微微皱了一下。

    也就十几秒后,司徒语回话道:

    “雷业祖现在是灵魂体,在缈韵宗确实有一部诛邪道法,可惜,这部道法必须得用虚斑来催动,然而你是绝世完美体,根本没有虚斑,所以诛邪道法无效。

    “抱歉,没有办法。

    “我刚才推演过,雷业祖最多半年时间,就可以被你的大阵斩杀。

    “可惜,我虽然懂诛邪道法,可惜却被贼子控制,根本不可能去杀他。”

    司徒语的话语中有些愧疚。

    “有虚斑……就可以吗?不是自己的行不行?”

    苏越又问。

    如果仅仅是虚斑,那问题不算严重。

    自己体内还有来自应劫圣子的一根虚斑箭。

    可惜,我既世界复制的虚斑,只能返还给本体。

    也就是说,我既世界复制了司徒语的虚斑,就只能对付司徒语有效,如果转头去对付雷业祖,这道虚斑就会失去效果。

    这也是无奈的短板。

    “只要是虚斑就可以,其实虚斑只是一种承载,只要有一点点就够了。

    “道友你有虚斑所凝聚的法器吗?”

    司徒语连忙问道。

    其实他也迫切的想让雷业祖死去,毕竟被人当僵尸操控着,是他的耻辱,每一分每一秒都是折磨。

    “嗯,有!

    “我马上掌握大回天功,道友可以传功了。”

    苏越心里一阵喜悦。

    这可是天大的好消息。

    “诛邪道法会暴露一些特征,我压制不住,所以你感悟的速度要快!

    “不过也别太心急,过犹不及,我觉得雷业祖也不敢直接让我沉睡,因为我是他手里最后的一根稻草。”

    司徒语又说道。

    “嗯,明白!”

    苏越点点头。

    话落,苏越已经走完了最后一道剑痕。

    这一刻,他就彻彻底底掌握了大回天功,融会贯通,至于以后的修炼,就只能靠日积月累的时间去打磨。

    下一个瞬间,司徒语的剑芒再次斩破大地。

    这一次留下的剑痕,就是诛邪道法。

    嗖!

    嗖!

    嗖!

    眨眼时间,司徒语就已经斩下七道剑痕。

    “司徒语,你要干什么?”

    这时候,雷业祖终于意识到了问题。

    他不傻,虽然有点后知后觉,但他不难判断,那是司徒语在传授苏越全新的道术。

    没完了还,在我眼皮子地下一次又一次的搞事情。

    与此同时,苏越也一脚踏上了诛邪道法的剑痕之上。

    这一点,他也是真的佩服司徒语,竟然能将战法的奥义汇聚在剑痕之上,这个司徒语绝对是个天才。

    诛邪道法其实不难,和大回天功比起来,甚至可以说是简单。

    所以苏越很快就熟悉了奥义,同时,他身上浮现出了一层紫色氤氲,这就是诛邪道法对灵魂体的致命之处。

    雷业祖有点慌了。

    他运转气血,立刻就停止了司徒语的轰击,直接将他召唤回来,得先切断传功。

    “那是……诛邪道法!”

    雷业祖咬牙切齿,一脸愤怒的盯着司徒语。

    没想到啊,自己竟然被一个僵尸给阴了。

    “没错!

    “但你察觉的有点晚了,诛邪道法我已经传授完成,如果你愤怒的话,就立刻毁了我的肉身。”

    司徒语面色平静,一脸不屑的盯着雷业祖。

    “哼,你想得美。”

    雷业祖五脏六腑都差点被气炸。

    他只能眼睁睁看着苏越修炼诛邪道法,却什么都阻止不了。

    “长生大帝,你是绝世完美体,你不可能有虚斑,而施展诛邪道法需要虚斑,你上当了,你根本就杀不了我!”

    雷业祖又朝着苏越吼道。

    他现在真的是山穷水尽,好不容易召唤出一个大师兄,可却成了送财童子,差点把自己的命都送走。

    这个长生大帝,太可恨。

    沉默!

    苏越面无表情,一步一步,缓缓朝着雷业祖走来。

    在走路的过程中,苏越已经掌握了诛邪道法的一切,但他还要熟悉一下。

    对于雷业祖的威胁,苏越置若罔闻。

    “原来,你也会恐惧吗?”

    终于,苏越站在十窃灭魂大阵外,平静的问道,他手里举重一团紫色火焰,犹如一个从九幽而来的索魂者。

    没错。

    苏越在雷业祖的眼底深处,看到了一点点恐惧。

    “哼,我雷业祖这辈子就不知道什么是恐惧!

    “没有虚斑,你的诛邪气就只能在体内,根本无法释放出来,你不可能杀了我。

    “哈哈哈,依我看,是你恐惧了吧?

    “你为什么要急着杀我?是因为无限复活的能力消失?还是因为你肉身虚化的秘术即将消失?

    “你怕了,你才是真正的怕了,你怕你熬不住,你怕我稍后杀了你。”

    雷业祖一脸狰狞,随后又放声狂笑。

    他稍微分析了一下,似乎找到了苏越的漏洞。

    同时,雷业祖也庆幸自己没有冲动,没有早早解体司徒语,这个僵尸还有用。

    噗!

    然而,回答雷业祖的,并不是苏越的废话,而是一柄虚斑铸造的箭矢。

    对!

    虚斑箭。

    来自于应劫圣子。

    滋滋滋滋滋!

    虚斑箭表面漂浮着一层紫色火焰,就这样穿透了雷业祖的眉心。

    一发入魂。

    毕竟是灵魂体,所以雷业祖并没有血液流淌出来,但很明显,他的灵魂正在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消融着。

    “你……这是……”

    雷业祖抬起眼皮,望着这根刺入眉心的虚斑箭矢,整个人如同坠入深渊。

    他能感觉到灵魂体的急速流逝,就如江河倾斜,一溃千里。

    要死了。

    雷业祖内心终于绝望。

    他不是害怕这个长生大帝,他是深刻的知道诛邪道法有多厉害。

    这是专门针对灵魂体的道术,无往不利,从来都没有失败过。

    “其实,我身上一直有个虚斑兵器,可惜你不知道而已。”

    苏越叹了口气。

    他能感知道雷业祖的气息在急速消失。

    几分钟后,这个绝世枭雄就会死亡,说实话苏越心里还有点唏嘘。

    “我认识这支箭,它是我亲自锻造的兵器。”

    苏越根本没想到,雷业祖下一句话,竟然是来抢夺冠名权。

    脸都不要了?

    咦。

    不对。

    不对劲。

    捋一捋。

    虚斑箭矢,来自于应劫圣子。

    而应劫圣子的毕生任务,是复活千年洞世棺里的碧辉洞,所以这支箭矢来自于碧辉洞。

    雷业祖又是被碧辉洞所杀。

    那么这样说起来,这支虚斑箭矢,还真有可能是雷业祖的东西。

    荒唐,但逻辑好像又没有什么问题。

    一时间,苏越的表情都有些僵硬。

    这特么也太巧合了啊。

    被自己铸造的兵器给杀死,这得多悲催的命运。

    “唉……争了一场,没想到又回到了原点。

    “我的肉身,就是被这支箭矢所杀。

    “当年我铸造这支箭矢的时候,就差点被炉火吞噬,甚至连手臂都差点被烧没。

    “雷魔降说这是凶器,那时候我不信邪。

    “没想到啊,这真是宿命。”

    雷业祖自嘲的笑了笑。

    临死前,他突然回想起了曾经的很多事情。

    他想起了当初铸造这支箭矢的场景,那时候,他无意中得到了一块矿石。

    最后,就有了铸造箭矢,反而差点被炉火所伤的场面,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雷业祖那时候就好像看到了自己的凄惨结局,但他根本就不信。

    噼里啪啦。

    随着雷业祖的灵魂体稀薄,虚斑箭也开始被腐蚀。

    苏越心里也叹息。

    看来,陪伴了自己这么久的虚斑箭矢,也保不住了。

    它杀了雷业祖之后,似乎完成了自己的宿命,直接解体了。

    “我大限已到,临死前,想问你几个问题,可以吗?”

    雷业祖的灵魂即将消失,他突然看着苏越,很真诚的问道。

    可能是人之将死,雷业祖的瞳孔里也没有太多的憎恨,他输得心服口服,这个长生大帝足够强大。

    “知无不言!”

    苏越点点头。

    “阳向族现在怎么样了?绝巅是否超过千人?”

    雷业祖问道。

    “一共只有三个,可能很快就会被灭掉。

    “湿境现在根本不是阳向族做主,他们只是八族中的一族,哦,对了,现在是六族。”

    苏越答道。

    “八族?”

    雷业祖眼里是浓浓的不解。

    他以为阳向族绝巅会过千,但三个绝巅,这是在开玩笑吗?

    毕竟在死的时候,阳向族一统湿境,几乎是号令圣地的场面。

    “阳向族,钢骨族,四臂族,双角族,虫头族,刺骨族,掌目族,沸血族,合称湿境八族,不过沸血族和掌目族已经没有了。”

    苏越又解释道。

    “哈哈哈,可笑,可笑。

    “那些跳梁小丑,竟然也配和阳向族平起平坐,看来碧辉洞也是个庸才,可笑,可笑!

    “可以介绍一下你们新世界的文明吗?”

    雷业祖又问道。

    “500年前,湿境八族入侵地球,那时候地球没有修道一说,没有一个武者,曾经遭逢灭顶之灾,但500年时间,地球武者从零开始,刻苦修炼,如今已经全面超越湿境,目前更是碾压。

    “大概10年,地球武者可以彻底占领湿境。

    “对了,阳向族由盛转衰的节点,也就是从他们侵略地球开始。”

    苏越也没有太多废话,只是简单介绍了一下地球。

    “厉害啊。

    “能从气血荒芜世界,500年时间追上阳向族,并且把阳向族打成这样,新世界是真的厉害。

    “我低估了你。”

    雷业祖话落,整个人就成了一阵风,随后烟消云散。

    呼。

    苏越长吁一口气。

    从这一刻起,他就感知不高雷业祖的气息了。

    同时,十窃灭魂大阵也烟消云散,毕竟阵核里被镇压的目标已经消失。

    “咦,道友你?”

    苏越感慨了几秒,随后转头一看,司徒语竟然还活着。

    没道理啊。

    雷业祖已经跪了,他的灵魂之力消散,那司徒语也应该烟消云散才对啊。

    “在雷业祖操控我的过程中,我在自己体内布置了一个聚灵阵,所以我利用聚集起来的灵气,还可以存活一个时辰。

    “我想利用这一点时间,安葬了宗门里的师兄弟们。”

    撕拉!

    似乎是为了证明自己,司徒语直接撕裂上身的白袍。

    果然,他的胸膛上有一个圆形的印记,里面聚集着一团浓郁的灵气。

    这家伙皮肤不错,和玉石一样白,这是传说中的冷白皮吧,时尚界的宠儿,如果直播带货卖口红,想必赚死了。

    呸!

    想什么呢,动不动就走神,苏越连忙自我批评了自己一下。

    不过司徒语这老哥,也是够阴险的,竟然早早就给自己留了后路。

    司徒语能多活一会更好,这满地尸体他自己可以去搞,也省的自己去亵渎死者,毕竟别人不一定欢迎自己。

    “道友,你并不是洪荒世界的转世强者!

    “宇域修真界其实有很多洪荒时代的印记,你身上并没有那种气息。”

    司徒语突然又道。

    “哈哈,这个嘛,我随口胡说的,你猜得对。”

    苏越一脸尴尬的笑了笑。

    谎言被戳穿,还是有些蛮尴尬的。

    不过话说回来,修真界和洪荒时代接壤,和地球文明差了不知道多少代,能有气息就怪了。

    也就骗骗雷业祖这种半桶水的家伙,毕竟他也没有接触过洪荒时代。

    “往生祭,界之极的事情,你了解多少?”

    司徒语开始收拾尸体。

    他并没有用气血神通去统一收拾尸体,而是走到每一具尸体身旁,用肩膀扛起来,最终扛到一个空旷的地带。

    苏越想帮忙,司徒语示意不用。

    随后,他想了想,又朝着苏越问道。

    “往生祭,界之极?什么东西?”

    苏越跟在司徒语身旁,原本他想帮忙,被拒绝了之后,还有一点点尴尬,可司徒语的一个问题,让苏越彻底懵了。

    “在裂虚境之上,还有一个所有修士都想争取的上神境。

    “据传,在比荒古还是久远的时代,强者们无所不能,会有最强者突破到上神之境,羽化飞升,最终抵达另外一个世界。

    “修真界,荒古世界,以及更久远的圣人时代,都是因为上神境产生的争斗所毁灭。”

    司徒语道。

    “上神境?

    “这个我还真的不知道,可往生祭,界之极是什么意思?和上神境有关联吗?”

    苏越一脸我特别没文化的表情。

    别说上神境,就连裂虚境在地球和湿境都没有那么绝对,很多绝巅都不相信裂虚境。

    上神境?

    袁龙瀚可能都没有听说过吧。

    反正之前介绍宿乾圣境的时候,袁龙瀚没有和自己提起什么往生祭,界之极。

    “想要成为上神,首先得祭炼三个文明的气运。

    “雷业祖所在的雷世族,应该是这个时代的往之气运,毕竟他们这个文明已经消失了。

    “你口中所说的阳向族,就是祭之气运,因为他们即将要被毁灭。

    “而你所在的地球,是这个时代的生之气运,因为你们正值鼎盛。

    “你手中的那颗珠子,就是雷世族的往之气运所汇聚,至于祭之气运和生之气运在哪里,我不知道,但如果你是气运继承者,你肯定会得到其他两个气运所聚的线索,但具体会以什么形态出现,我不清楚。”

    司徒语解释了一句,又感慨道:

    “上一个千年,宇域修真界还是往之气运的承载者,可不知不觉,我们已经成了历史的尘埃,连气运都已经灰飞烟灭,雷世族取而代之。”

    扛起一具尸体,司徒语脸色悲凉的走向远处。

    苏越留在原地,大脑有点延迟。

    往生祭,界之极。

    往之气运,就是雷愿珠,就是雷世族?

    祭之气运是阳向族,而地球神州是生之气运。

    这说法,还真新鲜。

    按照司徒语的推测,那上一个千年,阳向族应该才是生之气运承载者。

    而雷世族,则是祭品,是祭之气运的悲剧。

    至于宇域修真界,那时候已经是过往。

    这到底是什么残酷的规则。

    “司徒语道友,如果我没有聚齐三道气运,那再过千年,我们这个文明会怎么样?会不会也成为了祭之气运的悲剧。”

    苏越转头,猛地看向司徒语。

    “不一定。

    “我之所以这么说,只是不想灭了你内心的自信,其实在目前,没有何一族,能逃开这个宿命。

    “盛极而衰,这是世界上的规律,谁都没有办法忤逆,除非你能成为上神,从另一个世界找到真相,否则大概率一千年后,会有一个新的文明,来代替你们现在。

    “这和实力无关,曾经宇域修真界就是毁灭于最鼎盛的时刻,那时候雷世族只是一个邪魔外道,没有人能看得起他们,但他们就是赢了。

    “宿命这东西,说不清。”

    司徒语摇摇头,又自嘲的苦笑了一声。

    直至宇域修真界毁灭,也没有相信,这一切都是雷世族策划的。

    一群蝼蚁,真的毁了世界。

    “说实话,这个,我是相信的。”

    苏越思考了一会,又摇摇头。

    盛极而衰这个观点,他一百个同意。

    神州历史虽然一路辉煌,但也确实遭遇过几次横祸,甚至是**。

    横祸的原因,就是飘了。

    认为自己是上国,是世界中央,所以故步自封,不思进取,当神州睁眼看世界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被时代远远甩在山脚下。

    如果不是新一代的神州人艰苦奋斗,奋力追赶,神州的宿命还不知道是什么样,又有什么资格和美坚国争锋。

    这是劣根。

    傲慢是所有人的通病,而且大概无药可医。

    “看来你还没有被自负蒙蔽了双眼,这一点,你比我强。”

    闻言,司徒语停下,竟然很诧异的看了眼苏越。

    他以为苏越会和自己辩驳几句,讲述一下自己的文明多么强大,多么不可战胜。

    可没想到他竟然就承认了。

    回想当年,司徒语是宇域修真界最强天骄,目空一切,哪里会相信缈韵宗会被灭。

    可笑。

    鼠目寸光啊。

    “道友,如果我集齐三道气运,就可以突破到上神境吗?”

    苏越又沉着脸问。

    千年之后,谁都不知道会怎么样,但苏越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想多做一点努力。

    在千年之后的人看来,自己也是祖先之一。

    祖宗。

    恰恰就是神州这个民族所崇拜的图腾。

    “当然没有那个简单,等你拿到三种气运之后,还需要用世界碎片来燃烧,这样才能让你突破。

    “雷业祖狂妄自大,到死都不知道这一步,他即便是能拿到三种气运,也不会成功!”

    司徒语又冷笑道。

    “世界碎片,这又什么?”

    苏越稀里糊涂,他越来越发现,自己对这个世界真的一无所知。

    “缈韵宗,就是一个小世界,因为这里曾经汇聚过时代中最优秀的印记,所以可以保留下来。

    “在宇域修真界,这种宗门还有好几个,但有些已经毁了,我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凑够三个,你那部可以躲闪一切的道法,应该是修真界早中期的神通,后来失传了,你得到道法的地方,同样是一个小世界。”

    司徒语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

    苏越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根据袁龙瀚所说,宿乾圣境让自己修炼我既世界之后,再去一趟。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应该也是在说往生祭界之极的事情吧。

    说起来,目前已经有了两个小世界的线索,苏越心里的大石头也松动了一些。

    “你别高兴的太早,你想燃烧小世界,还需要用界境印打下灵魂烙印,可惜,据我所知,在修真界灭亡的时代,界境印就已经全部消失,雷业祖手里的那块,是世界上最后一块。

    “这一块你不用担心,虽然他用在了缈韵宗,但我可以帮你改成你的灵魂烙印,但其他的界境印,你大概率是找不到。

    “我不知道该怎么劝你,上神境难如登天,可能真的已经断了传承。”

    司徒语见苏越脸色放松,随后不得不浇了一盆凉水。

    嗖!

    随后,司徒语虚空一握。

    顿时间,一个拳头大小的水晶印,就漂浮在苏越面前。

    里面有一团幽绿色的气雾。

    嗡!

    司徒语手捏法诀,很快水晶印里的绿色气雾消失,就像是重置了一样。

    “现在缈韵宗已经抹去了雷业祖一切灵魂烙印,这个界境印也成为初始状态。

    “你只需要将自己的灵魂之气渗透进去,就可以和缈韵宗建立烙印,之后缈韵宗会成为你其中一团气运的鼎炉,也只有这种小世界,才能让你的气运汇聚燃烧起来。

    “可惜,界境印只有一个,你应该也不会成功。”

    司徒语将界境印递给苏越,同时,他简单介绍了一下灵魂渗透的方式。

    虽然苏越不懂神念,但界境印会自己吞噬一部分,苏越只需要催动气血就可以,很简单。

    “界境印,绝版了吗!”

    苏越举着初始界境印,眉头微微皱着。

    如果没有界境印,一切就都是假的。

    想要成为上神,得先找到第三个小世界,还要再搞两个界境印。

    “对,绝版了。

    “其实界境印并不难打造,但难就难在器宗灭亡,没有炼器士,一切都无法完成,在很久之前,这种界境印价格不算昂贵。”

    司徒语也看着界境印。

    ……

    酬勤值-1600万。

    ……

    对!

    苏越使用了系统的最新技能。

    很昂贵。

    其实加上之前的战斗,苏越酬勤值一共也只有1700万多点。

    复制界境印竟然需要1600万点,真的足够昂贵了。

    司徒语说的也不错。

    和雷愿珠比起来,界境印的价格,真的算是很良心了。

    “道友……你……”

    司徒语原本还在感慨,可下一秒,他就眼睁睁看着苏越将界境印一分为二。

    对。

    他竟然凭空复制出了一个。

    一模一样,晶莹剔透,和之前那个没有任何区别。

    “一点小手段而已,道友见笑了,可惜,目前也只能复制一个,还差一个!”

    苏越苦笑。

    其实他心里还有点发愁。

    离开这里,以后还不知道要去哪搞1600万酬勤值。

    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厉害!”

    司徒语抱拳,他心里是真的佩服苏越,也佩服苏越所在的新世界。

    嗡!

    苏越运转司徒语传授的心法,顿时间界境印里多出来一团金色火光。

    这一刻,苏越和缈韵宗建立出一种特殊的关联。

    并不是那种随时可以回来的关联,是一种灵魂上的共鸣。

    “恭喜道友,你以后只要想燃烧往生祭三种气运,就可以运转界境印,随后这片小世界就会成为鼎炉,助你成功。”

    司徒语又点点头,同时他眼里还有点羡慕。

    如果界境印的事情可以解决,这个青年,或许真的有机会突破到上神境。

    “多谢道友!

    “对了,我还不知道如何离开这里。”

    苏越又一脸尴尬的问道。

    他知道司徒语需要点清静时间,他应该想安静的送别宗门师兄弟,自己该离开了,自己是外人。

    “看到那个归岚大阵了吗?里面有一团归岚神念,那就是雷业祖封锁缈韵宗的倚仗。

    “你过去把归岚神念的核心拿走,就可以从大门离开,然后在原路返回即可。

    “归岚神念的核心不要浪费,你并没有神念天赋,所以用不了,但你回去之后,可以筛选一下,如果有神念者,可以炼化这团归岚神念,妙用无穷。”

    司徒语指了指大门说道。

    “神念之力?我不懂啊。”

    苏越捏着鼻子。

    我特么到底是不是个文盲,为什么什么都不知道。

    “神念就是灵魂之力的一种,可以破体而出,你可以理解为另一个维度的气血,修炼到高深之处,无形无色,也可以杀人于无形,反正很厉害,其实我也没有神念天赋,懂得并不多。

    “随缘吧,如果找不到有神念天赋的修士,就当个纪念留着吧。”

    司徒语摇摇头。

    没办法,他对神念之力也没什么了解。

    “好吧。”

    苏越飞过去,将归岚大阵里的神念核心拿走。

    类似于一颗核桃,入手冰凉。

    “道友,还有什么交代的吗?”

    临走前,苏越又问道。

    “后会无期。”

    司徒语摆摆手,一脸洒脱。

    “认识你很高兴。”

    苏越点点头,转身离开山门。

    司徒语身上的灵魂之力越来越稀薄,自己不能浪费他的时间了,让他和宗门的师兄弟独处一会吧。

    “我也是!”

    司徒语望着苏越的背影,脸上终于出现了一道笑容。

    哪怕是在活人的时候,司徒语其实都没有笑过几次。

    ……

    神州战场!

    战场已经渡过了白热化,现在进入了收尾阶段。

    湿境联军的宗师一败涂地,目前已经是大势已去,很多宗师被直接斩杀,同时也有一大部分选择了成为俘虏。

    而在绝巅战场,战况同样是一边倒的局面。

    在神州绝巅的压制下,异族绝巅纷纷负伤,但他们现在还没办法逃走,青初洞这个畜生发了疯,扬言今天谁敢逃,就回去杀谁的族人。

    说实话,他们还是有点恐惧青初洞。

    虽然祖锤暂时被神州压制着,但谁知道能压制到什么时候。

    反正绝巅也死不了,所以异族几个绝巅还在死撑着,他们在等待青初洞自己放弃。

    其实也快了。

    在元古子和袁龙瀚的双重打击之下,式山犁车已经摇摇欲坠,即将支离破碎。

    元古子气血开始枯竭,但他还在狠狠操控着道寰奇松,今日不毁了大犁山,他元古子誓不为人。

    “青初洞,没想到吧,这一战你湿境六族的根基都留在了神州。”

    袁龙瀚冷笑。

    青初洞也不知道是不是疯了,他就任由自己去轰击,再也没有发怒,也没有还手,甚至表情都没有变化过。

    袁龙瀚心里还有点不适应,他总觉得青初洞是有什么邪恶计划。

    “哼,是你们逼我的,我不想这样,我其实不想冒风险。

    “袁龙瀚,是你逼我的,如果地球没有了,那也是你逼我的。”

    眼看着大犁山就要崩溃,青初洞缓缓抬起头,一脸狰狞的盯着袁龙瀚,他的眼睛,逐渐失去了色彩,呈现一种灰白的颜色。

    与此同时,一股仿佛源自于万丈深渊的恐怖气息,从青初洞的身体里蔓延出来。

    “袁龙瀚,你真以为祖锤唯一的作用,就是扔出去砸你吗?

    “我还领悟到更加厉害的一招。

    “如果,雷魔降的灵魂短暂降临,你又能抗住几次裂虚境的轰击呢?嘿嘿嘿嘿!”

    青初洞缓缓闭上了双眼。

    雷魔的灵魂降临,他会陷入短暂的沉睡,这也是青初洞一直不愿意面对的风险,他怕召唤体会直接打碎地球,那样的话,战争就有点没意义了。

    而且自己苏醒之后,身体还会承受一些不可逆的伤害,很麻烦,这是最后不得已的底牌,两败俱伤。

    “钢鸣钟,古紫珈,来助我一臂之力,把你们的气血借给我!”

    这时候,青初洞双臂伸开。

    钢鸣钟和古紫珈是距离他最近的两个绝巅。

    闻言,钢鸣钟和古紫珈点点头,随后一左一右站在青初洞身旁。

    之前青初洞已经传音给他们,他要召唤一个强者,需要用他俩的绝巅气血来镇压,否则会气血枯竭而死。

    古紫珈是别无选择,因为西战区只剩他一个,现在是腹背受敌,根本没有话语权。

    而钢鸣钟则又被钢厉承给坑了,因为最初青初洞找的是钢厉承,但钢厉承把钢鸣钟忽悠过来。

    用膝盖想都知道,这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轰隆隆!

    这一瞬间,大犁山的气血瞬间被青初洞抽干。

    对。

    召唤雷魔降的战魂降临,需要大量气血,青初洞怕自己气血枯竭而死,他酝酿了这么久,再加上两个绝巅的支援,他终于成功了。

    轰隆隆!

    轰隆隆!

    轰隆隆!

    史无前例的强大力量,不断在拉扯着青初洞的肉身。

    他膨胀了。

    这就是真正的裂虚境,这才是真正的力量。

    同时,青初洞的思维也开始困倦,他会强制进入沉睡状态。

    青初洞相信雷魔降的降临体,他已经给降临体留下了思维印记,只有将袁龙瀚斩杀之后,自己才会苏醒,至于会不会误伤整个地球,青初洞管不了了。

    随着青初洞浑身上下黑烟弥漫,整个战场都开始压抑起来,大地疯狂颤抖,似乎要地震一样。

    所有绝巅都不由自主的看向这里。

    太可怕。

    这股力量令他们胆寒。

    苏青封目视着青初洞,心里浮现出一股不详的预感。

    这个青初洞,小手段怎么就这么多。

    “青初洞,气血还不够吗?”

    古紫珈突然一声叫喊,他焦急了。

    他手掌被青初洞抓着,气血源源不断被抽走,已经快逼近警戒线了。

    “青初洞,你能听到吗?快停止。”

    钢鸣钟也一脸焦急。

    他和古紫珈的情况一样,并且手掌无法从青初洞那里挣脱开。

    不能继续抽了。

    ……

    “呼……

    “1000年了吧,我留下的陷阱,终于有阳向族后代踩住了。

    “我雷魔降,宣布复活!

    “阳向族,你们感受到恐惧了吗?嘿嘿嘿嘿!”

    ……

    正在全场都紧张到无法呼吸的时候,青初洞嗓子里突然出现一道刺耳的音波,极其尖锐,就像是利爪在摩擦黑板一样。

    袁龙瀚一愣,这根本就不是青初洞的声音。

    “青初洞,你到底在干什么?”

    古紫珈慌到了骨头里。

    他不顾一切想挣脱,可根本什么都做不到,一股庞大的力量压制着他。

    钢鸣钟慌了。

    他体内的气血和泄洪一样,疯狂被青初洞给抽走,根本就拦不住。

    “雷魔降,你竟然还活着,你……你不是召唤体……你是什么……你……!”

    这时候,青初洞突然苏醒,他的声音又断断续续出现。

    对,青初洞察觉到了问题,自己的肉身正在被夺舍。

    着急了。

    青初洞的脸很挣扎,甚至已经扭曲。

    “哈哈哈,召唤体?

    “你这个卑微的阳向族,我雷魔降怎么会白白把祖锤留给你们。

    “我在1000年前做好了夺舍祖锤拥有者的准备,你们阳向族太笨,也太慢了,竟然这么久才把祖锤拿出来。

    “但这些气血礼物我很喜欢。”

    雷魔降的声音又一次出现,这一次青初洞的脸庞已经不仅仅是扭曲,而是在膨胀。

    对。

    头大了一圈。

    同时,青初洞的四肢也在膨胀,他变成了另一个人。

    钢鸣钟死了。

    对!

    他被青初洞抽成了一个干尸。

    随后,古紫珈继钢鸣钟之后,也被抽干,抽到一命呜呼。

    咔嚓!

    咔嚓!

    咔嚓!

    一阵恐怖的骨骼爆响之后,青初洞原来的位置,出现了一个陌生的高大人影。

    那双眼睛里,充斥着睥睨世界的癫狂。

    “咦……新世界吗?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雷魔降,从现在开始,你们所有绝巅,都是我的奴隶。”

    雷魔降打量了一下陌生的世界,随后他扫视着每一个绝巅,很霸气的宣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