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书 > 穿越小说 > 特种岁月 > 正文 第1089章 雷场
    当年在南疆边境雷区排雷的时候,扫雷班的班长罗兴对庄严十分严厉。

    每天要求他们手持探雷针趴在地上戳上数千次,有时候会将各种不同型号的地雷甚至有时候会故意将破胶鞋、石头、瓦片等等乱七八糟的杂物也埋在土里,让庄严靠探雷针去戳出里面是个什么东西。

    顶尖的排雷兵可以光靠手里的探雷针就能大致上确定土里到底是什么型号的雷。

    因为他们对排雷针尖上戳到的任何物体表面都有一种“记忆”式的手感,就像各国不同型号和编号的潜艇的声呐特征一样。

    只要记住了这个特征,在记忆力就能找到相同的手感。

    其实,这还需要极其丰富的排雷经验。

    你遇到的雷越多,排过的型号越复杂,对雷场就越有把握。

    好在庄严在南疆雷场所见的雷里涵盖了不少世界上主要大国的地雷型号。

    毕竟y国这个国家当年和鹰酱家也打过仗,鹰酱撤退之后也在南方留下了而不少武器弹药,其中就有m制地雷,后来得到了某老大哥的帮助,军火上也得到支援,其中也包括了现在侦察兵比赛中标配的e制地雷。

    所以,庄严觉得一点问题都没有。

    全队人里,排雷没人能比得上庄严。

    他觉得之所以自己有今天这份超群的排雷能力,完全得益于当年罗兴的严苛要求。

    严师出高徒,这话从不会错。

    嗤——

    庄严的探雷针,力道刚刚好,准确地刺入土中。

    按照步兵布雷的标准,每平方米中一般会存在3颗地雷。

    探雷针下针也有技巧,每隔多少厘米来一针,都有讲究。

    太疏,会漏雷;太密,会影响排雷效率。

    说起来很轻巧,实际上这30米长,1.5米宽的雷场排完,要刺多少针连庄严都没有具体统计过,但是每排完一次,人都好像要虚脱一样。

    咔——

    庄严的排雷针遇到了阻力。

    “有东西!”

    他小心地停下了脚步。

    现在,庄严的两只脚完全踩进了铁丝网中。

    铁丝网是一根根拉直的,跟障碍场和战术场那些铁丝网一样,中间有一个个间隔空隙。

    这些空隙大约够踩进一只脚,庄严必须把两只脚踩进不同的空隙中,弯着腰将探雷针伸进铁丝网中探雷。

    他深吸一口气,稳了稳心神。

    然后在刚才此处的那个小孔旁边刺了几针。

    他这是在试探底下的雷到底多大,是什么型号的雷。

    雷的型号不同,大小不同,标记的时候使用的旗子也不同。

    一般的小型防步兵地雷只有个月饼大,可是大毛子的一些雷种却跟饭盆差不多。

    在狭小的通道内,如果不注意大小,依旧会踩中,依旧会被扣分。

    庄严确定探雷针下面一定有雷。

    他拿出旗子,轻轻插在上面,将地雷标记出来。

    其实,他有两个选择,确定地下有雷的时候,可以拨开土,让地雷裸露出来。

    这是最安全的做法。

    但是这样做,效率就会下降,花费的时间和精力更长。

    侦察兵竞赛虽然不刻意强调时间,但是不可否认,时间也是衡量分数的一个重要标准。

    像庄严这样直接不翻开地面查看,直接使用标记旗进行标记,必须对自己的手艺非常有信心,否则就会出错。

    太阳晒在背上,如同火烤。

    1班其余的队员此刻倒是十分自在。

    许二爽的心里开了花。

    庄严排雷的时候,他可以获得至少半个小时以上的休息时间。

    排完雷,又要开始通过侦察兵小路。

    侦察兵小路之后,又要开始奔袭,奔袭之后又要按方位角行进,最终在指定的时间里找到伏击点……

    接下来的一连串动作,都巨耗费体力。

    许二佩服自己的这位连长已经到了无以加复的地步。

    实力。

    尼玛什么叫实力?

    这就叫实力!

    庄连长真的太牛逼了。

    一连串的巨大体力消耗之后,仍旧能够坚持好几十分钟的排雷作业。

    换上自己,估计要被晒晕在雷场上。

    庄严还在弯着腰,慢慢在布满铁丝网的雷区里前进。

    所有1班成员全都趴在十多米外看着自己的班长。

    汗水流入了唐文凯的眼角,他不得不拉起野战丝巾,擦了一把汗,心里咒骂起这个鬼天气。

    按照天气预报,今天最高气温可以达到36度,直接在太阳底下晒,温度更高,就跟烤猪似的。

    庄严背上的战术背心没覆盖到的地方全部变成了深色,全是汗水。

    一直弯着腰持续几十分钟全神贯注靠一根排雷针排雷,既是一门技术活,也是一门体力活。

    没有超人的忍耐力,绝对当场晕倒在地。

    30分钟过去了。

    庄严已经排除了4枚地雷。

    全是清一水的压发式防步兵雷。

    夸夸夸——

    突然,1班的身后传来了杂乱的跑步声。

    大家回头一看,是2班的人到了。

    唐文凯抬起手腕,一看上面的时间。

    比自己班慢了30分。

    扣除比1班晚出发20分钟计算,再减掉因为沼泽地耽误掉的五分钟,也就是说,在整个竞赛流程里,自己的班比2班领先了4-5分钟左右。

    也许多一些,也多少一些,但无关紧要了。

    2班的排雷兵立即脱掉背囊,拿着探雷针开始进场作业。

    这里今天布置了两道雷场,相隔不过五米。

    比拼的都是技术。

    也是体力。

    2班的人按照规定,同样模拟实战,排在地上警戒。

    两个人时不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因为都在考核过程中,没人敢吭声,也没人愿意发出声音干扰排雷兵。

    可是,从眼中都看到了焦灼,还有那种要一较高下的拼搏之火。

    每一个人都在为自己班的排雷兵在默默加油,一时只恨自己的技术不过关,不然早捋袖子上了。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庄严终于跨出了雷区,举手报告:“好!”

    然后回头对1班的兵大喊:“前进!”

    1班的兵开始排队进入雷场,按照庄严的脚印,避开那些标记,一个个慢慢通过雷场。

    蹲在地上,庄严全身湿透,汗水就像小溪一样在脸上哗哗直流,皮肤上有种滚烫的感觉,就像被架在火上烤了足足一个小时。

    所有人全部通过后,蹲在地上等待检验。

    一个考官卡了表,然后上前检查庄严排除的雷。

    趁着这个机会,庄严又拧开水壶,喝了一口水。

    同样没敢多喝,水里同样放了盐。

    这就是经验,一代代老兵传下来的经验。

    当然,大队可以提供饮料,只是现在处于考核过程中,也许未来出国比赛的时候允许提供饮料之类,可是万一不让呢?

    所以,从难从严,从最高的标准最恶劣的条件下来考验士兵,这才能适应一切最恶劣的战场环境。

    9枚压发雷,3枚绊雷。

    全部被清楚地标记出来,1班通过时无人踩雷。

    考官清点好后,在成绩登记本上做好登记,宣布了时间:“40分21秒。”

    这已经是庄严集训以来排雷的最快速度。

    之前最快的一次也要40分39秒。

    看来有提高。

    “不要停了!马上进入下一个环节!”

    考官手一挥,指向前面树荫底下的两张桌子。

    两个桌子上分别摆放着两台军用便携式电台,不过,已经拆开了,不是完好的。

    “建立通讯”科目,已经拉开序幕。

    这个科目要求1班里一名精通通讯的士兵在最快的时间里将电台组装完毕,链接电源,并且按照指定频道接通通讯,建立起和前指之间的通讯渠道。

    通讯是红箭大队老徐手下的一个兵担任。

    这个兵是个二期士官,当了七年兵,年龄和庄严差不多,名字叫做钱浩诚,是个通讯高手,在红箭大队里就是通讯能手。

    钱浩诚冲上前去,麻利地组装已经拆成几件的电台。

    庄严和其他人依旧保持战斗状态,在电台周围组成圆形防御圈。

    “庄严,顶得住吧?

    蹲在庄严说身旁的唐文凯低声询问庄严。

    “没事。”庄严说:“这种竞赛,以前经历多了,强度还行,扛得住。对了,你呢?”

    唐文凯说:“妈的,我还能说不行吗?不行也要硬顶着上了!”

    “好!”

    钱浩诚举手。

    “通讯建立完毕!”

    考官上前,马上拿话筒,按照已经调节好的频道开始连接对话。

    核实通讯的确建立无误之后,考官又是大手一挥:“目标,侦察兵小路,前进!”

    1班的兵又站起来,又开始一路狂奔。

    现在,科目仅仅一半都没过完。

    已经是早上11点了。

    看来,整个国际侦察兵竞赛科目压缩在一起,还真是足足能搞上一整天。

    侦察兵小路早已经是轻车熟路。

    对于所有的1班队员来说,最大的敌人是体能。

    由于早上开始至今,所有科目一个接着一个,根本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

    以往每天的科目训练都是分开,或者按照五个阶段分段进行训练和考核。

    现在忽然全都挤压在一天里完成,强度瞬间提升几个档次!

    等过完了侦察兵小路,考官在早已经在终点上候着。

    “都别停!都停!3公里外,金水河小桥边集合!”

    早已经上气不接下气的唐文凯和许二听到这个命令,顿时感到一阵绝望。

    1班中的老特们对于这种强度没什么大问题。

    整个班,就临时加入进行混搭训练的唐文凯和许二看起来最惨,弯着腰撑着膝盖喘着大气,像已经,像已经没了半条命似的。

    庄严回过头,朝所有人拍了拍手掌:“鼓起劲来!跟着跑!”

    徐兴国看起来也是精神百倍,一点鸟事都没。

    整个班,体能最牛逼就数他和庄严。

    “别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才跑了一个早上!你们是没参加过极限的特种兵训练,比这个惨多了!”

    他冲着身后的队伍大吼着,中气十足。

    这话显然有埋汰4师这两个侦察兵的意思。

    徐兴国并不愿意看到那么多4师侦察兵留在1班里。

    要知道,现在这个1班12人里,有4个居然是4师侦察营的人。

    这早已经让其他老特炸开锅了。

    虽然,红箭大队和c集团军特种大队也分别有4人入选,但人家是侦察兵啊!你是特种大队的!

    尤其是,被唐文凯和许二暂时挤下去的两名1班的元队员,就是他徐兴国的手下。

    他能不有气?

    在老徐看来,唐文凯和许二只是偶尔发挥还行,但是成绩肯定没有自己那两个兵稳定。

    让唐文凯和许二出线,然后一起出国参加国际侦察兵竞赛,让自己这些老特情何以堪?

    庄严听出了弦外之音。

    不过,徐兴国说的也是事实。

    现在是竞赛,是拿出线资格,是实力说话,其他都是虚的。

    “老唐!许二!你们俩个给我振奋起来!拿出4师侦察营最牛逼的实力给咱们的特种部队老大哥们看看!看看咱们侦察兵也他么不是泥捏的!”

    唐文凯透了几口大气,抬头看了看徐兴国,忽然仰天大吼了一声:“艹——”

    这一吼,把徐兴国吓了一跳。

    吼完了,一拍牛二的肩膀。

    “牛二,你羡不羡慕刁珂的三等功?“

    “羡慕。”许二有些糊涂,营长这时候问咱这个干吗?

    “想不想要。”

    “想。”

    “你给老子听着,今天陪我一起拼,只要咱们留下来,等回到营里,我年底把我的立功指标都给你!”

    许二眼睛圆了。

    周围人的眼睛圆了。

    尼玛这是什么跟什么嘛!

    当场许诺?!

    靠!

    这营长……

    够意思啊!!!

    许二药咬了咬牙:“真的?!”

    “真的!”

    “拼了!”

    “拼了!草他大爷!”

    ————————————————————————

    第二更了!

    各位,求点月票如何!!!!!

    给点吧!